首頁中醫保健中醫養生養生文化

詩詞中的養生之道

綠蕪凋盡台城路,殊鄉又逢秋晚。暮雨生寒,鳴蛩勸織,深閣時聞裁剪。雲窗靜掩。嘆重拂羅裀,頓疏花簟。尚有綀囊,露螢清夜照書卷。

荊江留滯最久,故人相望處,離思何限。渭水西風,長安亂葉,空憶詩情宛轉。憑高眺遠,正玉液新篘,蟹螯初薦。醉倒山翁,但愁斜照斂。

北宋著名詞人周邦彥的這首《齊天樂》表達了與故人久別的離愁。韓愈《元和聖德詩》云:“天錫皇帝,與天齊壽。”《齊天樂》調名本意即詠皇帝壽高,能與天齊壽。古人注重未病先防,即採取調養精神情志、加強鍛鍊、適應四時氣候、注意飲食起居、藥物預防及人工免疫等措施來防止疾病的發生。

調養精神養正氣

“天地有正氣,雜然賦流形。下則為河嶽,上則為日星。於人曰浩然,沛乎塞蒼冥。皇路當清夷,含和吐明庭。”(南宋著名政治家、文學家文天祥《正氣歌》)

在衛生條件極為惡劣的地牢之中,面對元朝統治者的軟硬兼施、威逼利誘,身體孱弱的文天祥卻“幸而無恙”。文天祥認為自己是靠著胸中的浩然正氣,抵禦了所有的邪氣、濁氣,才保證了自己的健康。

文天祥的說法是有根據的。人的思想活動和疾病的發生有密切的關係,人的喜怒哀樂可影響氣機的升降出入。強烈或長期反覆的精神刺激可使氣機逆亂、氣血失和、陰陽失調、臟腑功能紊亂,百病叢生。《素問·舉痛論》說:“怒則氣上,喜則氣緩,悲則氣消,恐則氣下,驚則氣亂,思則氣結”;《靈樞·百病始生》說:“喜怒不節,則傷髒”。減少貪慾妄想,保持思想安定清靜,能減少不良的精神刺激和過度的情志波動,減少疾病的發生。文天祥將國家大義、民族利益置於個人得失之上,雖然失敗,但內心無愧,心氣和平。面對敵人的威逼利誘,他寵辱不驚,故而可以“幸而無恙”。

加強鍛鍊強體質

“到而今,年老殘喘,只落得,《黃庭》一卷隨身伴。悶來時造拳,忙來時耕田,趁餘閒,教下些弟子兒孫,成龍成虎任方便。”(明末清初陳氏太極第九代傳人陳王廷詞)

明末清初,兵戈四起、疫病流行,社會極為動盪,普通民眾如同生活在人間地獄一般。生活在社會底層的陳王廷雖抱一顆恬淡虛無之心,與《黃庭經》相伴,但為生活所迫,也難免有時鬱悶,只落得“年老殘喘”。窮則思變,武學根基深厚的陳王廷因此依據祖傳之拳術,博採眾家之精華,結合太極陰陽之理,參考中醫經絡學說及導引、吐納之術,創造了具有陰陽相合、剛柔相濟的陳氏太極拳。經常練習太極拳,既可用於技擊,在亂世之中安身立命;也可增強體質,減少或防止疾病的發生。唯有如此,弟子兒孫才可以在亂世中“成龍成虎任方便”。

古人認為:“流水不腐,戶樞不蠹”,加強體育鍛鍊,可以養精、益氣、安神、活血,協調精氣神血的相互關係,從而氣機調暢、陰陽平衡、氣血經絡運行通達,減少或防止疾病的發生。現代醫學也認為,體育鍛鍊可以發展身體、增強體質、調節精神、增進健康。

通過加強鍛鍊預防疾病的歷史源遠流長。遠在先秦時代已經套用“導引術”和“吐納術”來預防疾病。長沙馬王堆漢墓《導引圖》的出土,證明我國是世界上較早套用導引的國家,西方學者因此將中國稱為是“醫療體操的祖國”。東漢神醫華佗認為:“人體欲得勞動,但不當使極爾。動搖則谷氣得消,血脈流通,病不得生”,他模仿虎、鹿、熊、猿、鳥五種動物的運動狀態,發明了“五禽戲”,據《後漢書·華佗傳》記載,華佗的徒弟吳普經常練習“五禽戲”,結果“年九十餘,耳目聰明,齒牙完堅”,達到了強身健體、益壽延年的目的。其他如易筋經、八段錦,各類氣功、武術等傳統體育方法雖側重點不同,但均是防病強身的鍛鍊方法。根據個人情況,選擇練習這些傳統的體育鍛鍊方法,可起到增強體質、防病強身的作用。

天人相應適四時

“杲杲冬日出,照我屋南隅。負暄閉目坐,和氣生肌膚。初似飲醇醪,又如蟄者蘇。外融百骸暢,中適一念無。曠然忘所在,心與虛空俱。”(唐代著名詩人白居易《負冬日》)

冬日暖陽之下,白居易閉目養神,心無雜念,怡然自得。白居易這首詩中體現的養生觀,深合中醫四時養生之道。

春生夏長、秋收冬藏,一年四季的氣候和陰陽變化有特定的規律,人體也必須適應自然界的四時變化來維持生命活動。否則,人體生理節律就會受到干擾,抗病能力和適應能力就會降低,即便不感受外邪致病,也會導致內臟功能失調而發生病變。

中醫認為,人順應自然規律行事方可體態安康,是為“天人相應”。人與自然界息息相關,自然界的四時氣候變化,必然會影響人體,使之發生相應的生理和病理變化,故《素問·四氣調神大論》說:“陰陽四時者,萬物之終始也,死生之本也。逆之則災害生,從之則苛疾不起,是謂得道”。《黃帝內經》還提出了順應四時的具體養生措施:“(春三月)夜臥早起,廣步於庭,被發緩行,以使志生”;“(夏三月)夜臥早起,無厭於日,使志無怒”;“(秋三月)早臥早起,與雞俱興,使志安寧”;“(冬三月)早臥晚起,必待日光”,“去寒,就溫,無泄皮膚”。

當今社會,生活節奏過於緊張,大部分人沒有時間嚴格按照《黃帝內經》中具體的四時養生措施養生。比如冬三月“早臥晚起,必待日光”,對現代人來說簡直就是一種奢求。即便如此,我們也需要“春夏養陽、秋冬養陰”,關注季節變化,注意五臟應時。方便的時候,偷得浮生半日閒,也像白居易那樣,在冬日的暖陽下曬曬太陽,拋卻一切雜念,感受“負暄閉目坐,和氣生肌膚”的愜意,也算是一種詩意的應時養生。

飲食起居常注意

“世人個個學長年,不悟長年在目前。我得宛丘平易法,只將食粥致神仙。”(南宋文學家陸游《食粥》)

陸游認為,過於豐盛的飲食會增加胃腸負擔,食用宜於消化、富含營養的粥是養生的捷徑。無獨有偶,蘇軾也有類似的觀點,他在《狄韶州煮蔓菁蘆菔羹》一詩中說:“我昔在田間,寒皰有珍烹。常支折腳鼎,自煮花蔓菁。中年失此味,想像如隔生。誰知南嶽老,解作東坡羹。中有蘆菔根,尚含曉露清。勿語貴公子,從渠醉膻腥。”東坡羹是在粥中加入了蔓菁和蘿蔔。

蘇軾和陸游的食粥養生是有醫學根據的,其核心是飲食和生活起居要有規律和節制。《黃帝內經》中“五穀為養、五畜為益、五果為助、五菜為充”的飲食原則,至今仍具有指導意義。

藥物預防得先機

“固脾節飲水,遊樂多行走。盤腿擦湧泉,閒坐觀菖蒲。地黃芪門煎,酌飲蛤蜊酒。長食茯苓面,常餐杞菊餚。”(北宋著名文學家蘇軾《固脾》)

在這首詩中,蘇軾介紹了自己預防脾胃疾病的經驗,既有起居飲食內容,也有穴位按摩、藥物預防。我國用藥物預防疾病的歷史同樣悠久。《素問·遺篇》載:“(小金丹),服十粒,無疫乾也”,說明我國很早就開始了藥物預防工作。宋真宗時,丞相王旦的兒子死於天花,王旦痛定思痛,廣招天下名醫,尋求治療天花的醫方,來自四川峨眉山的道姑將人痘接種技術帶到汴京。明朝的時候,人痘接種技術得到推廣,這種技術傳到歐洲以後,改良為接種牛痘預防天花,開啟了現代人工免疫技術。建國初期缺醫少藥的情況下,用大鍋熬制中藥集體服用,曾有效預防了多種傳染病的發生。如今,三伏貼、膏方等預防疾病的手段被越來越多的人認可。板藍根大青葉預防流感、腮腺炎;大蒜馬齒莧預防胃腸道疾病等,乃是簡便易行,用之有效的藥物預防方法。

此外,防止病邪的侵害,講究衛生,保護環境,防止污染,躲避六淫、疫癘等毒氣,也是未病先防的重要內容。

“惜氣存精更養神,少思寡慾勿勞心。食惟半飽兼無味,酒也三分莫過頻。每把戲言多取笑,常含樂意莫生嗔。人老不為老所憂,童心常駐眉不皺。炎涼變詐都休問,任我逍遙過百春。”明代名醫龔延賢的這首《攝養詩》,是他多年養生保健經驗的總結,為人們的日常養生提供了參考。寓養生保健於日常生活之中,延年益壽,其樂融融。從養生詩詞中欣賞養生之道,更是風雅而從容。

上一篇:《黃帝內經》養生三要訣:順、和、節

下一篇:

圖文

相關

分類導航

保健養生信息豐胸減肥名醫藥材書籍新聞文化偏方拔罐膏藥刮痧火療氣功推拿藥茶藥酒藥浴針灸美容老年育兒男性女性疾病雜症中藥診斷醫案詞典醫院藥粥砭石足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