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醫中醫常識中醫診斷診斷基礎

醫家對太素脈的態度

由於太素脈是扛湖術士占卜之術,所以絕大多數醫家對它採取不理采的態度,但又因為它對人的體質性格等都有所論述,在某些方面對診法亦有值得參考借鑑之處,另外太素脈亦是講浮沉滑澀等等脈象的,對脈形的描述偶然亦有足資參證的,所以有的醫家對太索脈法亦有所議論,甚至於在脈書中有所援引。

明代吳昆在他著的《脈語》中說:“醫家以岐黃為祖,其所論脈,不過測病情決死生而已,未有所謂太素也。扁鵲、倉公之神,仲景叔和之聖,亦無所謂太素也。何後世有所謂太素者,不惟測人之病情,而能占人之窮通,不惟決人之死生,而能知人之禍福,豈其術反過於先聖,即是亦風鑒巫家之教耳!初學之士,先須格致此理,免為邪說搖惑,則造詣日精,而倉扁張王之堂可闖矣!故太素乃醫之旁門,不得不辨,亦惡紫亂朱,距邪故淫之意。”又說:“業太素者,不必師太素,但師風鑒,風鑒精,而太素之說自神矣,至其甚者,索隱行怪,無所不至,是巫家之教耳!孔子曰:‘攻乎異端,斯害也已。’正士豈為之。”是持完全否定的態度,認為太素的方法取得的認識是不可能的,他們只不過是用另外的伎倆取得吉凶禍福的訊息,說成是通過太素脈所診察出來的用以騙人而已。儘管如此,他對太素的清濁二脈還是認為可采的。

張景岳說:“竊觀其書,名雖太素,而其中論述,略無一言反於太素之義。所作歌括,率多俚語,全無理趣,原其初意,不過托此以為微利之媒,後世不察,遂相傳習,莫有能辨其非者。”又說:“雖然,人稟天地之氣以生,不能無清濁純駁之殊。稟之清者,血氣清而脈來言清,清則脈形圓淨,至數分明,吾診乎此,但知其主富貴而已,若日何年登科,何年升授,何年招財,何年得子,吾皆不得而知矣。稟之濁者,血氣濁而脈來亦濁,濁則脈形不清,至數混亂,吾診乎此,但知其主貧賤而已。若日某時招悔,某時破財,某時損妻,某時克子,吾亦其得而知矣。又有形濁而脈清者,此謂濁中之清,質清而脈濁者,此謂清中之濁,又有形不甚清,脈不甚濁,但浮沉各得其位,大小不失其等,亦主平穩而無大得喪也。其他言有所未盡,義有所未備,學者可以類推。”他的態度亦與昊昆類似,他們對清濁二脈認為可取,而所論卻又落人太素的“窠曰”。

另外沒有正式將清濁採用到脈法中來撤為兩個具體的脈象名稱。太素脈的所謂清濁,諸書所述亦並不一致,例如吳氏認為清濁二脈可采,而他說的清脈是:“圓淨至數分明”,濁脈是:“脈形散澀,至數模糊。”與張氏之說就略有不同。彭用光是太素脈的專家,他卻又說:“凡人兩手清微如無脈者,此純陰,主貴;有兩手俱洪大者,此純陽脈,主貴。”這與清濁又有些相似,但論斷是不同的。清代張璐對太素脈法可能有一定的研究和信賴,也從太素脈中引進清濁兩脈到脈法中來,這確實是脈學上的一個創舉士,他說:“清脈者輕清緩滑,流利有神,似小弱而非微細之形,不似虛脈之不勝尋按,微脈之軟弱依稀,緩脈之阿阿遲縱,弱脈之沉細軟弱也。清為氣血平調之候,經云:受氣者清。平人脈清虛和緩,生無險阻之虞,如左手清虛和緩,定主清貴仁慈。若清虛流利者,有剛決權變也。情虛中有一種弦小堅實,其人必機械峻刻。右手脈清虛和緩,定然富厚安閒。若清虛流利,則富而好禮,清虛中有種枯澀少神,其人雖豐,目下必不適意。寸口清虛,洵為名裔,又主聰慧。尺脈清虛,端獲良嗣,亦為壽徽。若寸關俱清,而尺中蹇澀,或偏小偏大,皆主晚景不豐,及艱子嗣,似清虛而按之滑盛者,次清中帶濁,外廉內貪之應也。若有病而脈清楚,雖劇無害,清虛少神,即宜溫補以助真元。若其人脈素清虛,雖有客邪壯熱,脈亦不能鼓盛,不可以為證實脈虛,哺火於攻發也。”“濁脈者,重濁洪盛,騰湧滿指,浮沉滑實有力,不似洪脈之按之軟闊,實脈之舉之減小,滑脈之往來流利,緊脈之轉索無常也。濁為稟賦昏濁之象。經云:受谷,旨濁。平人脈重濁洪盛,垂老不能安聞。如左手重濁,定屬污下。右手重濁,可卜庸愚。寸口重濁,家世卑微”,尺脈重濁,子姓鹵莽。

若重濁中有種滑利之象,家道富饒。濁而兼得蹇澀之狀,或偏盛偏衰,不享安康,又主夭枉。似重濁而按之和緩,此濁中兼清,外圓內方之應也。大約力役勞勩之人,動徹勞其筋骨。脈之重濁,勢所必然,至於市井之徒,拱手曳裾,脈之重濁者,此非天性使然歟。若平索不甚重濁,因病鼓盛者,急宜攻發以開泄其邪。若平昔重濁,因病而得蹇澀之脈,此氣血凝滯,痰涎膠固之兆,不當以平時澀濁論也。”不但采人了太素脈診人體質清濁與強弱等內容,亦涉及到貧富達蹇等等,這就超出了醫學科學的範圍,純屬太素脈性質的了。他的清濁兩脈雖沒有人正面批駁,但乞百年來無人擁戴很是冷落,這不能不說不是與他引進時選擇不精泥沙俱在有關。不但在清濁脈的問題上,就是在脈證的分析上亦有這種情況。如他說:“如診富貴人之脈與貧賤者之脈迥乎不侔,貴顯之脈,常清虛流利,富厚之脈常和滑有神。賤者之脈常濁壅多滯,貧者之脈常蹇澀少神,加以勞勘則粗硬倍常。至若嘗富貴而後貧賤,則營衛枯稿,血氣不調,脈必不能流利和滑,久按索然,且富貴之證治與貧賤之證治,亦截然兩途,富貴之人,恆勞心腎,精血內戕,病脈多虛,總有表里客邪,不勝大汗大下,全以顧慮元氣為主,略兼和營調胃足矣。一切苦寒傷氣,皆在切禁貧賤之人,藜藿充腸,風霜切體,內外未嘗溫養,筋骸素慣疲勞,臟腑經脈一皆堅面,即有病苦憂勞,不能便傷神志,一以攻發為主,若參芪桂附等藥,成非是輩所宜,惟嘗貴後戕,嘗富後貧之人,素享豐腴,不安粗糲,病則中氣先郁,非但藥之難應,參芪或不能支,反增鬱悒之患,在所必至。”雖不能說完全沒有道理,但受太索脈法思想影響的痕跡是非常清楚的。

徐大椿亦是注意太紊脈的,他的看法較為客觀實際,在《醫學源流論》中有“太素脈論”一則:“診脈以之治病,其血氣之盛衰,及風寒暑濕之中人,可驗而知也。乃相傳有太素脈之說,以候人之壽無窮通,智愚善惡,纖悉皆備。夫脈乃氣血之見端,其長而堅厚者,為壽之徵,其短小而薄弱者,為夭之徵,清而有神,為智之徵,濁而無神為愚之徵,理或宜然。若善惡已不可知,窮通則與脈何與?然或得壽之脈,而其人或不謹於風寒勞倦,患病而死;得夭之脈,而其人愛護調攝,得以永年,又有血氣甚清而神志昏濁者;形質甚濁,而神志清明者,即壽夭智愚亦不能皆驗,況其他乎?又書中更神其說,以為能知某年得某官,某年得財若干,父母何人,子孫何若,則更荒唐矣。天下或有習此術而言多驗者,此必別有他術,以推測而幸中,藉此以神其說耳,若盡於脈見之,斷斷無是理也。”可謂承平之論。

太素脈著述亦不步,在一些具體的技術性的內容中,它還是有可取之處的。可以有一定的參考價值。李時珍在他著《脈訣考證》時引用脈學書目中就有張擴的《太素脈訣》、楊文德的《太素脈訣》、詹炎舉的《太素脈訣》、彭用光的《太素脈》等書。在《瀕湖脈學》的緩脈脈形標準中還引用了張太素對緩脈脈形的說解:“如絲在經,不捲其軸,應指和緩,往來甚勻。”十六字。可見太索脈的書亦不是絕對沒有一些學術價值的。

太素脈做為一種占驗之術,本來與脈診沒有關係,但它包含的內容中有很少的一部分,儘管在太素脈中是極不重要的(脈形),值對醫學卻偶有一些參考意義,某些醫家亦收為己用,這亦是有一定意義的。但要掌握好分寸,如果出了診病的範疇,科學的範疇,就會犯方向和方法上的錯誤。

上一篇:四診合參的意義

下一篇:宋元以降醫書、醫案、方書中脈法的位置與套用

相關

分類導航

保健養生信息豐胸減肥名醫藥材書籍新聞文化偏方拔罐膏藥刮痧火療氣功推拿藥茶藥酒藥浴針灸美容老年育兒男性女性疾病雜症中藥診斷醫案詞典醫院藥粥砭石足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