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中醫常識中醫文化中醫漫話

時光里的琥珀光

琥珀

琥珀珊瑚,翠羽珠玉,山生水藏,擇地而居。”有人說琥珀是千萬年前樹木留下的一滴淚,帶著松脂獨有的醇香緩緩滴落,深埋地下。

琥珀為松科植物等的樹脂埋於地層年久而成的化石樣物質,主產於廣西、雲南、河南、貴州、福建、遼寧等省。其味甘,性平,歸肝、心、膀胱經,有鎮驚安神、活血散瘀、利尿通淋之功。

琥珀之美 穿越萬年愈發閃耀

在千萬年前的原始森林裡,當樹枝被風折斷,為了防止昆蟲的進入,樹木便產生大量的樹脂來堵住傷口。黏稠的樹脂滴流很快便能形成洪流,吞噬樹幹上的昆蟲。一隻黃蜂又被樹脂的糖味吸引而來,陷入這甜蜜的陷阱。一群把樹幹當作馬路的工蟻,也遭遇了這股洪流的突然襲擊。最終,昆蟲們正好被滴下來的樹脂包住,被永遠定格。奇妙的防腐物質進入昆蟲體內,破壞了所有的微生物和細菌,直到標本完全脫水,它們的組織再也不會腐敗,最終形成蟲珀。昆蟲們喪失了寶貴的生命,卻得以永久靜態的形式展現著生命的魅力。

放眼歷史長河,歷朝歷代均不乏愛琥珀之人。時光退回到浪漫的唐朝,那個最不乏文人騷客的年代。似乎詩人都愛酒,他們也同樣愛用琥珀來形容酒的奇異色彩。說到愛酒,莫過自稱酒中仙的李白了,他在《客中行》中寫道“蘭陵美酒鬱金香,玉碗盛來琥珀光”。用鬱金香加工浸制的蘭陵美酒,帶著醇濃的香味,閃爍著琥珀般的光艷,詩人面對美酒的愉悅之情便可想而知了。詩人李賀在《將進酒》中描述“琉璃鍾,琥珀濃,小槽酒滴真珠紅”。他用最華麗的辭藻描繪了一場華貴豐盛的筵宴,晶瑩的琉璃杯中斟滿琥珀色的美酒,言其物象之華美,色澤之瑰麗,簡直無以復加,令人神往。

時至今日,琥珀的美依舊令無數人痴狂。琥珀雖沒有耀眼的光芒,但其天生的美麗顏色和誘人光澤,恰到好處的通透度和瑩潤細膩的觸感,讓許多珠寶迷愛不釋手。收藏者們認為,每一塊琥珀都凝聚千百年間的萬物精粹,每一塊蟲珀都蘊藏有一個獨立的世界,都充滿了生命的靈性和美好的寓意。

琥珀之功 歷經千載不曾磨滅

“水文簟上琥珀枕,傍有墮釵雙翠翹。”漢成帝寵妃趙飛燕、趙合德姐妹容貌姣好,二人獨得聖寵,姐姐趙飛燕更是身輕若燕,能做掌上舞,故得名“飛燕”。西漢永始元年,作為漢成帝的皇后,趙飛燕在昭陽殿上收到了來自妹妹的厚禮:“今日佳晨,貴姊懋膺洪冊。上貢三十五條,以陳踴躍之至,金花紫綸帽、金花紫羅面衣、織成下裾、同心七寶釵……”其中就有一件琥珀枕。

相傳三國時期,東吳孫權的兒子孫和酒後在月下舞水晶如意,失手傷了心愛的鄧夫人的臉頰,一時間鄧夫人血流滿面。孫和自舐其瘡,命太醫合藥。然而止血雖易,不留疤卻難,醫曰:“得白獺髓,雜玉與琥珀屑,當滅此痕。”醫用白獺髓調和琥珀給鄧夫人治傷,傷愈之後臉上留下斑斑紅點,反而顯得白裡透紅,孫和反而覺得鄧夫人這樣更為嬌媚。很快“丹脂點頰”妝容就流行起來,並得以流傳後世。高承《事物紀原》中就有記載:“遠世婦人喜作粉靨,如月形,如錢樣,又或以朱若燕脂點者,唐人亦尚之。”

藥王孫思邈十分重視積累民間的醫療經驗,不斷走訪搜尋。當其外出行醫途經河南西峽時,見眾人抬棺木經過。孫思邈斷定棺中之人並未死去,大呼“且慢”。眾人不解,孫思邈解釋道,若人死必然血液凝固,現下卻見棺縫中滲出鮮血來,此人尚有一線生機,怎能活埋了她。打開棺木卻見一名面如黃紙的產婦,孫思邈遂令旁人急取琥珀粉灌服,又用紅花煎湯以熏其鼻。不久,這產婦長舒一口氣,甦醒過來。眾人無不稱奇,皆道孫思邈為神醫。孫思邈卻笑道,我非神醫,只因婦人本來就未死,婦人甦醒皆乃琥珀之功。

琥珀之用 時至今日愈加凸顯

早在南北朝,琥珀就正式入藥。據《名醫別錄》記載:“琥珀,味甘、性平,無毒,主安五臟、定魂魄、殺精魅邪鬼、消瘀血、通五淋、生永昌。”明代《本草綱目》記載琥珀:“氣味甘、平,無毒,鎮心明目,止血生肌,主治癥瘕氣塊、產後血暈、小便淋瀝、不便尿血。”

關於琥珀的具體用法,我國現存最早的外科方書《劉涓子鬼遺方》中記載“治金瘡弓弩所中,悶絕無所識,琥珀散方。琥珀隨多少,搗篩,以童子小便服之乃熱,不過三服便瘥。”可見古人早就意識到琥珀不僅能治內傷雜病,用於傷科亦能活血消腫。唐代綜合性醫書《外台秘要》記載:“治從高墜下,有瘀血在內:刮琥珀屑,酒服方寸匕,或入蒲黃三二匕,日服四五次。”外傷難免有瘀血,都說“血化下行不作癆”,可見治法除了活血化瘀,還需通利膀胱才能令瘀血從下焦排出,而琥珀最擅消瘀血、通五淋,用在此再合適不過了。成書於南宋的《仁齋直指方》用琥珀治尿血:“琥珀為細末。每服二錢,燈心一握,腦荷少許,煎湯調下。”此處所用依舊是琥珀利水消腫、止血祛瘀之力,與其他中藥配伍使水熱下導。

當代已故名醫陸銀華用桑葉菊花石菖蒲茯苓各10克,生龍齒20克,琥珀3克治療腦溢血繼發癲癇、短暫性窒息及腦外傷後腦絡留瘀所致的眩暈症;全國名老中醫金振堂曾用琥珀、炒棗仁各等量治療頑固性失眠,晚睡前服用3~6克,一周后見效;李占良用白藥琥珀散治療過敏紫癜性腎炎,取雲南白藥8克、琥珀粉50克調勻備用,每次將粉劑3~6克合阿膠6克烊化送服,效果甚好……琥珀功效的演繹使用也不勝枚舉,這些都使我們有理由相信,琥珀這一味承載著歷史的古老中藥材,在新時代將煥發更強的生命力。

“曾為老茯苓,本是寒松液。蛟蚋落其中,千年猶可覷。”時光荏苒,曾經的森林或已不再,千萬年後琥珀被從地層中挖出,除去表面的砂石、泥土,它依然閃耀著別樣的光芒,鐫刻著歲月的模樣。

上一篇:解酒良藥枳椇子

下一篇:蒹葭蒼蒼

圖文

相關

分類導航

保健養生信息豐胸減肥名醫藥材書籍新聞文化偏方拔罐膏藥刮痧火療氣功推拿藥茶藥酒藥浴針灸美容老年育兒男性女性疾病雜症中藥診斷醫案詞典醫院藥粥砭石足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