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醫中醫常識中醫診斷中醫誤診

中醫學本身的誤診原因

中醫學是我國勞動人民長期與疾病作鬥爭的經驗積累,具有數千年的歷史,形成了較為完整、嚴密的理論體系,並以安全、有效而著稱於世。但將其奉為金科玉律、認為完美無缺也是不恰當的。隨著社會的進步、生產力水平的提高,現代化診療手段的出現,對疾病認識的逐步深入,中醫理論也顯出了相對的不足,尤其是在診斷方面,出現了一些不盡如人意之處,我們應加以補充、完善。

(一)證名不規範

首先是證候的要素不明確。根據傳統的中醫辨證理論,證候包含了病性、病位、病勢和類別。但是四個要素的合理性沒有論證,排列組合不規範。其次是證名規範沒有形成。一個規範的八綱證名應當是兒個字,包含了多少個組合,有沒有不同層次,這些層次之間、證與證之間究竟有什麼關係,這都是未知數。如表證、里證、熱證、實證是一個層次,與陰證、陽證不應屬同一個層次,表寒證、表熱證、里寒證、里熱證是一個層次,表實寒證、里虛熱證等又是一個層次。如果八綱辨證的絡脈不清晰,就談不上準確的診斷。第三,每個證候診斷標準沒有建立,症狀中有過多的或然性。例如表證的診斷依據是惡寒發熱、脈浮,但是,是否每個表證患者都有這些表現?是否有了這些表現就可以診斷為表證?又如里證的診斷依據是“除了表證就是里證”。像這樣的診斷標準,自然增加了誤診的機率。

(二)無證可辨

前已述及,隨著科學的發展,人們對疾病認識的逐步深入,一些固有的概念發生了根本的變化。如對疾病概念的認識,傳統醫學認為,“人之所苦謂之病”,即患者產生了痛苦,才算發生了疾病;而現代醫學則認為,疾病就是人體系統在一定層次和一定範圍內的失序、失調、失穩。可見,對疾病本質的認識也發生了根本的變化,不再局限於人無所苦謂無病,而是以機體病理變化為標準的,有些疾病初起或自始至終無痛苦,而體內確實存在著病理變化,這就不能再認為是無病狀態。中醫辨證的前提是通過四診來收集資料的,但近年來診察疾病的手段發生了突飛猛進的提高,許多疾病經現代化儀器確診後,臨床卻無任何症狀,如一些疾病的潛伏期、早期癌症患者、B肝病毒攜帶者和一些隱匿性腎炎等等,正因其無自覺症狀和體徵,傳統的中醫無法辨證,也可能會造成誤診的發生,或失去有利的治療時機。

(三)證候相離

“症”是疾病的臨床表現,是通過四診收集而來的。“證”是疾病的本質,是對疾病特定階段的病理本質的概括和綜合。特定證的臨床表現稱“候”,從這個意義上說,“候”就是“症”。因此,“症”(或候)是“證”的“礎,對“症”綜合分析識別的結論就是“證”。中醫診斷學往往是先提出“證"(證候)再列出所應具備的“症"(臨床表現)。這與臨床診斷的認識規律是相反的,由於認識過程的顛倒,臨床醫生往往是按圖索驥,其弊端是顯而易見的。要做到診斷準確,前提是對各個證的辨別依據(症)的界定準確。但臨床實踐告訴我們,這兒乎是不可能的,任何一個症都有其雙重性和或然性,這就是證候相離,臨床上普遍存在的是同一證有不同的表現,而同一症狀可見於不同的證,例如“脾陽虛證”的診斷依據是脾的表現“食少、腹脹、便塘”等加上陽虛的表現“神疲少氣乏力、聲低懶言、形寒肢冷、動則益甚、舌淡胖苔白、脈弱”等,但是臨床上診斷”脾陽虛”,不可能要求上述表現悉俱,病入甲可能沒有便潰,病人乙可能不具食少腹脹,病人丙可能同時具有食少、腹脹、便塘,三者是否都可診斷為脾陽虛證?如果是,那么本證的診斷核心依據是什麼?三個脾陽虛病人,有否差別?差別在哪裡?又如“咳喘”可見於肺氣虛、肺陰虛、風熱犯肺等,也可見於肺腎氣虛、肝火犯肺、脾肺氣虛等,是不是咳嗽一症都屬肺病?如果是,當為何證,依據是什麼?不同的證候咳嗽是否有什麼不同?等等。事實上,我們都知道,並不是只有肺的病證才有咳嗽,正如《內經》所說“五臟六腑皆令人咳,非獨肺也”。但是,在什麼情況下其他臟腑的病證才會見到咳嗽?不同臟腑的咳嗽有無不同?辨證準確的前提是證候規範和辨證過程正確,除此之外,還包括症狀收集的全面、客觀和準確,這些都是中醫誤診學研究的內容。

(四)病證異同

由於同一內容可以有不同的形式,同一形式可以容納不同的內容,中醫就產生了同病異證和異病同證之法。中醫辨證論治是針對證而言的,對疾病往往不夠重視,也就是說,施治的前提是證,而不太問及是什麼疾病,這為治療疾病帶來了很大的靈活性,但也反映出單純套用辨證論治的不足。本質和現象既對立又統一,疾病本質和表象亦是如此。馬克思說:“如果事物的表現形式和事物的本質會直接合而為一,一切科學就成為多餘的了。”疾病的臨床表現是紛繁複雜的,都不會與本質直接合而為一,有的還會模糊、掩蓋本質,甚至歪曲地反映本質,在疾病過程中還會出現一些假象,而內部真正的病機並不反映出來,同一種病機有不同的反映,而不同的病機卻有相同的表現。比如神經衰弱的病人和癌症晚期的病人,在西醫看來其病因病理都是完全不同的概念,而中醫若單從辨證角度去分析,都可以出現典型的陰虛火旺證,從而認為其病機是沒有差異的,應該同等看待,在治療上就應該採取滋陰降火相同的治法和用藥,然而治療結果卻大相逕庭。同辨為一種證候,同用一種治法,同處一張處方,其療效卻異,足可看出單純辨證論治之不足。

(五)單純辨證的局限性

由於辨證論治的精髓是證,系通過望聞問切之手段,將病症、舌脈等收集起來,經過分析、歸納,從而得出病因、病性、病位等綜合的病機概念一 證,然後依此為準則,確立治法、遣方用藥等。但是,單純辨證是不夠的,還應注意與辨病、辨症相結合。反之,如果在治療的過程中一旦患者症狀和體徵消失了,即痛苦消失,傳統的中醫無法辨證,失去了投藥的靶子,治療便中止了。其實患者的病情仍在,病程仍在繼續。臨床上經常見到一些病人,初起有一定的症狀,經治療後症狀消失而停止了治療,不久病情突然惡化,有的甚至突然死亡。如腎盂腎炎患者,經治療後症狀消失,有時化驗亦正常,而停止治療病又復發,往往轉成慢性腎盂腎炎。再如黃疽性肝炎,經治後黃疽消退,飲食正常,沒有不適,常因此而停止了治療,釀成慢性肝炎甚至導致肝硬化,從而失去了徹底治療的機會,這也是容易導致誤診的原因之一。

(六)重定性輕定量

中醫之“謹守病機,各司其屬”及“治病必求於本”,是診治疾病的原則,其“屬”和“本”均為定性要求。這一定性特徵貫穿千中醫辨證論治的各個環節,如在四診收集疾病資料時,用近似法或用模糊數學方法來估量望聞問切所得資料,如發熱之微熱、發熱、壯熱等,而不能像西醫那樣用溫度計來測得可靠數據,這種表述只能使人有一個大概的印象,究竟熱度多高才算壯熱、微熱?陽明實證發熱與少陰陰盛陽衰之虛陽外越之發熱除證候不同外,沒有量化指標。在辨證上,也是依據近似數量的消長和差異,從生理病理的臨床現象中,舍掉非本質的、偶然的、次要的因素,探求其本質的東西,從而得出的只是“證”的概念,而同一證之間輕、中、重缺乏量化比較。若為虛實並見、寒熱錯雜者,其虛和實、寒和熱之間的孰輕孰重之比,又難批化。這種診斷上只有定性而沒有嚴格定量要求的模糊性,迫使醫者只有在臨床上通過家傳師授及不斷實踐去摸索,客觀上也造成了臨床誤診誤治的發生。這也為後續的進一步治療立法量化帶來了一定困難,如同為滋陰降火,從這一治法中很難看出其選方用藥力度。而藥物的套用,講究的是四氣、五味、功能,選擇與病性對應者,如“寒者熱之”、“熱者寒之”、“虛者補之”、“實則瀉之”,也只能在寒涼補瀉等方面加以闡釋,其每味中藥的成分、有效劑量等等皆無法得到具體說明。

另外,中醫理論重視巨觀,輕視微觀,著重氣化,而缺少形質研究,及中醫“證”實質不清等等問題,也在不同程度上成為誤診的原因之一。

上一篇:中醫誤診的輔助檢查因素

下一篇:中醫誤診原因之治療致誤

相關

分類導航

保健養生信息豐胸減肥名醫藥材書籍新聞文化偏方拔罐膏藥刮痧火療氣功推拿藥茶藥酒藥浴針灸美容老年育兒男性女性疾病雜症中藥診斷醫案詞典醫院藥粥砭石足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