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中醫常識醫案心得

郁仁存治療乳腺癌經驗

郁仁存是我國中西醫結合腫瘤學科的奠基人之一,從事腫瘤臨床研究50年,在實踐中逐步形成了獨特的中西醫結合治療腫瘤的學術思想和寶貴經驗。

病因病機

肝鬱氣滯為核心病機,治療首推疏肝解郁

“女子以血為本、以肝為先天”。肝的疏泄功能正常,則臟腑氣機升降有度,乳房的氣血運行通暢。肝喜條達惡抑鬱,郁怒之氣在正常生理耐受限度下不會致癌,但若突然、強烈和長期承受精神刺激,超過個體生理調節範圍,則會引起氣血失和、臟腑失調而發為乳腺癌。《外科正宗》曰:“乳岩由於憂思鬱結,所願不遂,肝脾氣逆,以致經絡阻塞,結積成核。”(乳岩即西醫學乳腺癌)強調了情志不調是乳腺癌發生的主要病因,肝氣鬱滯則是乳腺癌的主要病機。因此,郁仁存治療乳腺癌十分重視疏肝理氣解郁。臨床上常用柴胡鬱金行氣疏肝,芍藥、當歸養血柔肝,並隨證配以香附枳殼川楝子陳皮玫瑰花等理氣消脹。肝鬱化火者加用黃芩牡丹皮梔子,熱甚傷陰、口乾舌燥者加天花粉麥冬女貞子等。

腎虧脾虛是基本病機,健脾補腎貫穿始終

《景岳全書》曰:“脾腎不足及虛弱失調之人,多有積聚之病。”腎為先天之本,為五臟六腑陰陽之根本,閉藏人體精氣。首先,乳腺癌的發生與腎精的虛實極為相關,雌激素水平的增高是腎精虧虛的結果。乳腺癌手術、化療後損傷正氣、真陰受灼、肝腎失養。其次,乳腺癌的患者以中老年人多發,其腎氣虧虛,加之對癌症的恐懼,容易情志不暢,肝氣鬱結,進而影響沖任二脈,沖任二脈隸屬於肝腎,故乳腺癌患者常出現肝腎不足。脾為後天之本,氣血生化之源。郁仁存認為,脾胃強健,氣血化源充足,腎所藏先天之精不斷得到後天的培補,則腎氣不虛;臟腑經絡、四肢百骸得到充足的氣血濡養,則正氣充盈,不易受外邪侵襲。脾胃不僅將水谷之精氣灌溉四髒,滋養周身,同時,發揮其“中焦之樞”的作用,使水液代謝正常,統血有力,痰濁瘀血難生。歷代醫家在治療乳腺癌時注重脾腎雙補,資化源,養氣血,益先天,調整脾腎功能正常,則臟腑氣血陰陽調和,清濁分流,積聚消弭。郁仁存正是認識到脾腎的功能狀況在乳腺癌的發生髮展中的重要作用,故使用健脾補腎法幾乎貫穿治療乳腺癌的始終。郁仁存臨床常以六味地黃丸為基礎滋補腎陰,同時喜用枸杞子、女貞子平補肝腎。對於腎陽不足者,可在補陰的同時加入補腎陽之品,如淫羊藿菟絲子等。由於乳腺癌容易發生骨轉移,而骨為腎所主,來源先天腎精,依賴後天脾胃所化生的水谷精微充養。若腎精不足,腎陽失於溫煦,骨失所養,則出現腰膝酸軟、肢體疼痛,甚至骨折,故處方常加入補骨脂牛膝桑寄生續斷杜仲等補腎壯骨之品防治骨轉移。郁仁存常用四君子湯加減健運脾胃,用藥有太子參黃芪白朮茯苓甘草薏苡仁等益氣健脾,扶助氣血,顧護後天,同時,套用雞內金砂仁、焦三仙和胃醒脾。

痰瘀毒互結是關鍵,化痰祛瘀合解毒散結

郁仁存認為,痰、毒、瘀作為病理產物貫穿於乳腺癌發生和發展的整個過程。乳腺癌患者術後雖然已切除瘤體,但癌毒潛留,漸耗人體正氣,促成痰瘀凝滯。痰在乳腺癌的形成過程中起著推波助瀾的作用,尤其痰濁與瘀血為伍,交結為痰。朱丹溪謂之“痰夾瘀血,遂成窠囊”。針對痰瘀毒結的主要病因病機而確立的化痰、祛瘀、解毒治法貫穿乳腺癌治療的始終。臨床上,郁仁存祛邪常以清熱解毒與理氣化痰、活血化瘀相結合,根據毒、痰、瘀的病勢輕重而靈活調整用藥,臨床常用白英龍葵蛇莓重樓白花蛇舌草、半枝蓮山慈菇等清熱解毒,海藻浙貝母夏枯草僵蠶貓爪草瓜蔞等化痰散結,莪術雞血藤、炮山甲、土鱉蟲等化瘀散結。

中醫辨證分型治療

肝鬱氣滯型

本型臨床發病多與情緒因素有關,表現為乳房腫塊脹痛,兩脅作脹,心煩易怒,口苦咽乾,頭暈目眩,舌苔薄白或薄黃,脈弦滑。治以疏肝理氣、化痰散結,藥用柴胡、青皮、鬱金、橘葉疏肝理氣;當歸、白芍養血柔肝;瓜蔞、山慈菇、重樓化痰消腫散結;白朮、茯苓健脾利濕。若乳房內結節多,可加用山慈菇、夏枯草、浙貝母以化痰散結;疼痛明顯者在加強疏肝理氣基礎上,套用延胡索白屈菜止痛,或加乳香沒藥三棱、莪術化瘀止痛。

沖任失調型

本型表現為乳房腫塊脹痛,兩脅作脹,心煩易怒,口苦咽乾,頭暈目眩,兼有月經失調,腰膝酸軟,五心煩熱,目澀,口乾,舌質紅,苔少,脈細數無力。治以調理沖任、滋補肝腎。方以六味地黃丸、左歸丸或一貫煎為主加減。常用當歸、生地黃、熟地黃、白芍、川芎、女貞子、枸杞子滋陰養血、補腎調經,香附、鬱金、川楝子、橘葉疏肝理氣,山藥健脾,夏枯草、瓜蔞解毒散結。

毒熱蘊結型

本型表現為乳房腫塊迅速增大,疼痛或紅腫甚至潰爛翻花,分泌物臭穢或乳腺癌術後多發轉移,消瘦乏力或發熱,心煩,口乾,便秘,舌質黯紅,苔黃白或黃厚膩,脈弦數或滑數。治以解毒化瘀、扶正祛邪。祛邪以龍蛇羊泉湯加減,藥用白英、龍葵、土茯苓、半枝蓮、半邊蓮蒲公英、重樓、白花蛇舌草等解毒之品,輔助以化瘀、散結、攻毒等;扶正以四君子湯、四物湯等加減。

中西醫結合治療

手術配合中藥

乳腺癌患者手術後主要表現為氣血兩傷、脾胃失調,治以益氣養血、調理脾胃,郁仁存常以香砂六君子湯加減,藥物選擇黃芪、太子參、雞血藤、白朮、茯苓、雞內金、砂仁、木香等,有肝鬱者加柴胡、鬱金。

化療聯合中藥

乳腺癌患者化療期間多見乏力、噁心、食欲不振,白細胞下降,舌質淡紅或稍黯,舌苔薄白或薄黃,脈細數或弦數。多數患者辨證屬氣虛血瘀,脾腎虧虛。郁仁存以益氣活血、健脾補腎為法,創立經驗方“升血湯”,方中套用黃芪、太子參、白朮、茯苓、炙甘草健脾補氣,雞血藤活血,橘皮、竹茹止嘔,女貞子、枸杞子、山萸肉補腎,雞內金、焦三仙化食。如嘔吐明顯加法半夏,白細胞下降及貧血加紫河車,血小板減少加石韋茜草大棗鹿角膠等,免疫功能低下加淫羊藿。

放療聯合中藥

乳腺癌患者放療期間多見乏力、口乾、咽燥、口苦、納差、白細胞下降等症,舌質淡黯或黯紅,少苔或薄苔,脈細數或弦細。辨證多為氣陰兩傷。治法以益氣養陰活血為主。藥用北沙參、麥冬、石斛養陰,當歸養血,黃芪、太子參、白朮、茯苓、炙甘草健脾補氣,雞血藤活血,女貞子、枸杞子、山萸肉補腎,雞內金、焦三仙化食。對於放療期間常出現的放射性皮膚損害,使用本院製劑血餘蛋黃油外用,效果極佳。

併發症治療

患側上肢腫脹

乳腺癌改良根治術後的患者經常出現患側上肢腫脹,且有逐漸加重的趨勢。對此,囑患者術後及時開展適當的功能鍛鍊,防止患側上肢過勞,避免牽拉。若已出現患肢腫脹,患者平時要經常抬高患肢以促進靜脈回流。治療上,郁仁存在處方中常加用桑枝絡石藤路路通車前草等活血通經、利水消腫之品。

肝功能損害

部分乳腺癌患者由於原有的肝臟疾病或於化療、內分泌治療後出現肝功能異常,表現為膽紅素升高和/或轉氨酶升高。治宜疏肝理氣、涼血解毒,藥用柴胡、赤芍茵陳薑黃等,可促進肝功能的恢復。長期口服三苯氧胺的患者常出現脂肪肝及發胖,可於方中加決明子、茵陳、澤瀉等清肝化濁、祛脂利濕。

其他併發症

對芳香化酶抑制劑使用後引起的骨關節酸痛者,加用雞血藤、牡蠣、續斷、桑寄生、補骨脂;夜寐不安者,加酸棗仁首烏藤石菖蒲龍骨、牡蠣等安神之品;疼痛者,加鬱金、延胡索、徐長卿、白屈菜等。

典型病例

患者,女,82歲,2007年6月就診。患者發現右乳外上象限腫物半年,腫物大小約2.5cm×1.5cm,質硬,邊緣欠光滑,經病理證實為乳腺癌,免疫組化示:雌激素受體(+),孕激素受體(+),CerbB2(-),因高齡且有高血壓病、冠心病史,本人及家屬拒絕手術及放化療,遂口服來曲唑內分泌治療。刻診:右乳脹痛,易出汗,輕度乏力,腰膝酸軟,夜寐尚可,時有煩躁,納食可,二便調,舌質黯,尖紅,薄白苔,脈沉細弱。辨證:肝鬱脾虛,腎虧,瘀毒內阻。治法:疏肝健脾、滋補肝腎、化瘀解毒。

處方:醋柴胡10克,山慈菇15克,牡蠣(先煎)30克,夏枯草15克,重樓15克,王不留行10克,赤芍15克,雞血藤30克,莪術10克,白花蛇舌草30克,山藥30克,黃芪30克,鬱金10克,焦三仙30克,雞內金10克,砂仁10克,枸杞子15克,女貞子15克,續斷10克,山萸肉10克,防風10克。每日1劑,水煎服。

二診:上方加減服用3個月後,患者右乳疼痛及煩躁減輕,右乳腫物大小無明顯變化,納食可,舌稍黯,苔薄少,脈沉細。

處方:香附10克,鬱金10克,北沙參30克,天花粉15克,山慈菇15克,牡蠣(先煎)30克,夏枯草15克,重樓15克,貓爪草15克,赤芍15克,雞血藤30克,土茯苓15克,水煎服。

三診:上方加減治療8個月後,患者一般狀況好,無特殊不適,全面複查,右乳腺檢查未觸及腫物。繼續上方加減治療4個月後,複查未見右乳腺腫物,繼續服中藥調理3年後隨訪未見腫瘤復發。

按:本案為老年女性患者,屬絕經期後乳腺癌。在來曲唑內分泌治療基礎上,郁仁存根據中醫辨證,治以舒肝理氣、健脾補腎、化瘀解毒、軟堅散結為法,患者堅持治療,腫瘤消退,症狀改善。體現了郁仁存治療惡性腫瘤中醫與西醫相結合、辨證與辨病相結合、扶正與祛邪相結合、整體與局部相結合的學術思想。

上一篇:12種疝病分型治

下一篇:桂枝茯苓丸治療久咳

圖文

相關

分類導航

保健養生信息豐胸減肥名醫藥材書籍新聞文化偏方拔罐膏藥刮痧火療氣功推拿藥茶藥酒藥浴針灸美容老年育兒男性女性疾病雜症中藥診斷醫案詞典醫院藥粥砭石足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