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醫中醫常識醫案心得

扶正祛邪治療甲狀腺功能減退

甲狀腺功能減退症(簡稱甲減)是由各種原因導致的甲狀腺激素缺乏而引起的全身性低代謝綜合徵。臨床表現為乏力、畏寒、記憶力減退、反應遲鈍等,嚴重者出現非壓陷性水腫,稱為黏液性水腫,甚至可出現黏液性水腫昏迷。甲減在古代中醫學中無專屬對應病名。基於甲減臨床表現多為乏力、惡寒、面色蒼白、脫髮等元氣匱乏、氣血不足、腎陽虛衰等之證,當歸屬於中醫“虛勞”“虛損”範疇。如見浮腫、小兒發育延遲、心悸等症,又當屬“水腫”“膚脹”“五遲”“心悸”等範疇。中醫最早在《黃帝內經》中,對甲狀腺腫物統稱為“癭”。故甲減由橋本甲狀腺炎等所致者,可稱為“癭病·虛損證”;由痛性亞急性甲狀腺炎所致者,可稱為“癭痛·虛損證”;由甲狀腺癌所致者,可稱為“石癭·虛損證”。本病西醫治療主要採用甲狀腺激素替代治療,一般不能治癒,常需終身替代治療。而在西醫辨病與中醫辨證結合的基礎上治療甲減最具有優勢。

典型病案

王某,女,32歲。患者主因近一月來周身乏力、疲倦,已影響日常生活,前來就診。夜間少寐,心悸健忘,面色浮黃,遂推測其為甲減,患者自述既往查甲狀腺功能確為甲減,但未規律服藥。舌質淡,尖紅,苔白,脈滑。

診斷:肝腎陰虛,心神失養虛勞(甲狀腺功能減退)。

治則:滋肝腎之陰,養心安神。

處方:女貞子30g,旱蓮草30g,炒棗仁15g,茯神20g,五味子5g,炒杜仲20g,仙靈脾15g,百合30g,合歡皮15g,生甘草10g。7劑。水煎600ml,分溫3服。

7天后二診:睡眠較前明顯改善,仍心悸,乏力,加人參10g,麥冬15g,生甘草改為炙甘草10g。7劑。水煎600ml,分溫3服。

7天后三診:諸症較前明顯改善,效不更方,繼服上方14劑,隨訪。

此案依據既往病史,不難診斷。依其面色,症狀,舌脈,進而辨為肝腎陰虛,不能上濟心陰,導致心神失養,兼有心火上炎。今人多認為甲減為陽虛證,而機械地以溫補脾腎為主要治則,不知《素問·陰陽應象大論》早有言“治病必求於本”,在臨證診治過程中,針對病因,仔細檢查、診治,正如《素問·至真要大論》所言:“謹察病機,各司其屬,有者求之,無者求之。”二至丸為本案主方,出自明代《醫便》。二至即指夏至和冬至兩個節氣。旱蓮草、女貞子均入肝、腎經,重用二藥補肝腎、清虛熱,治療慢性虛損性疾病,證屬肝腎陰虛者,輕者各用15g,重者可用至各30g,屢收佳效。《本經逢源》道:“酸棗仁,熟收斂津液,故療膽虛不得眠、煩渴、虛汗之證;生則導虛熱,故療膽熱好眠、神昏、倦怠……”在此用炒棗仁內收營血、外斂營陰、除煩安神。五味子酸苦鹹,溫而不熱不燥,現代藥理研究表明其能興奮中樞神經系統,在本案中用於改善甲減的精神神經系統症狀,如理解力和記憶力減退、精神遲鈍,收效顯著。百合、茯神、合歡皮,皆入心經,針對心氣虛引起的驚悸怔忡、健忘等,共奏養心安神之功;炒杜仲入肝腎兩經,善走經絡關節之中,使藥力達周身;仙靈脾入肝腎兩經,朱良春先生謂之“溫而不燥,為燮理陰陽之佳品”。陳寶貴每於大隊補陰藥中加一兩味補陽之品,取“孤陰不長”“陽中求陰”之意。

病因分析

甲減的基本病因多為素體陽虛兼情志內傷所致,病機是腎陽虛衰,命火不足,或兼脾陽不足,或兼心陽不足;病位涉及腎、脾、心、肝四髒。腎為先天之本,內藏元陽真火,溫養五臟六腑。尤其在甲減初期和恢復期除有腎陽虛衰證候外,多兼肝鬱氣滯痰凝證候,恢復期還常伴有痰阻血瘀證,甲減病情嚴重者常表現為典型的腎陽虛衰,或兼脾陽不足,或兼心陽不足,兼有水濕、痰濁、瘀血等陰邪留滯全身。

甲減的治療應在溫腎助陽的基礎上,佐以疏肝解郁、軟堅化痰。首先要辨明病情輕重。甲減初期和恢復期病位在腎,亦可在肝,除有腎陽虛衰的證候外,初期多見肝鬱氣滯痰凝;恢復期兼有痰阻血瘀的特點。治療甲減可從根本上改善患者體質,調節體內的免疫功能,扶正祛邪,及時改善症狀。部分甲減患者還可免於甲狀腺素終身替代治療,彌補了單純甲狀腺激素替代治療的不足。

上一篇:許潤三:衷中參西不泥古 善用經方愈婦疾

下一篇:柴胡桂枝湯加減治療周身關節疼痛

相關

分類導航

保健養生信息豐胸減肥名醫藥材書籍新聞文化偏方拔罐膏藥刮痧火療氣功推拿藥茶藥酒藥浴針灸美容老年育兒男性女性疾病雜症中藥診斷醫案詞典醫院藥粥砭石足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