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醫中醫常識中醫理論

中醫理論八議之三:中醫學生存的哲學依據與經絡的時間本質

百餘年來,中醫學面對西學東漸的嚴峻形勢,歷經千難萬險,在西醫和現代科技,特別是西方科學觀念的強大壓力下,幾次瀕危卻沒有覆沒,到20世紀末葉反而發出耀眼的生命之光,被越來越多的國家和地區的人們所喜愛。這一歷史的變遷無疑應當引起我們的深思。

存在的複雜性與科學的多元性

一提起科學,人們可能立即想起古希臘,然後是義大利文藝復興,再後是近現代物理學的驚人發展。近代物理學,從17世紀伽利略的落體定律到20世紀的量子場論、廣義相對論,直至計算物理學的興起,的確成就輝煌,而且帶動了一系列現代科學技術不斷向高處攀升。

然而不幸的是,在人類認識史上,若某種學理或主義取得了大成就,其意義和套用範圍就會被誇大。這是人類意識的通病。在這個“通病”的推動下,西方物理學及其方法被一些人奉若神明,尊為衡量一切科學的標準。凡是與西方近代物理學發生衝突的概念,凡是用物理學無法解釋的現象,一概斥之為偽科學和虛幻。封閉的實驗方法、數學方法、邏輯方法作為近代物理學的主要方法,誰不採用或暫時沒有採用,誰就被排除於科學的理念之外。

許多人正是自覺或不自覺地以上述觀點來看待中醫學,來對中西醫加以比較。人們不會忘記,1929年,民國政府由於盲目崇信西洋科學,曾明令取締和廢止中醫。20世紀50年代以後,毛澤東提倡“中西醫結合”,中醫藥被提到“寶庫”的地位。但認為中醫“有技術無科學”“有經驗無理論”的陰影始終籠罩在天空。毛澤東主張:科學原理“世界各國都是相同的。”“我們要西醫學中醫。”“要以西方的近代科學來研究中國的傳統醫學的規律,發展中國的新醫學。”“如果先學了西醫,先學了解剖學、藥物學等等,再來研究中醫、中藥,是可以快一點把中國的東西搞好的。馬克思講過,首先研究近代社會,就容易理解古代社會。這是倒行的,卻要快些。”在這一思想指導下,以西方近現代科學(包括西醫學)為準繩研究、判定和同化中醫中藥,就成為半個多世紀以來“中西醫結合”所走過的道路。

“中西醫結合”背後的尖銳矛盾

“中西醫結合”的途徑概括起來說就是,臨床治療採取西醫診斷,中藥配方,或西法(藥)中法(藥)並用;對中藥進行化學分析,然後提取“有效成分”,進行西制;尋找中醫之“證”與西醫之“病”的對應關係,等等。至於中醫學的一套理論,由於根本不能與西方生物醫學相融,因而繼續被一些人拒之於科學的大門之外。所以“結合”的結果主要是擴大了西醫的藥源,而中醫學則仍然沒有徹底擺脫一百年前“廢醫存藥”的命運。

事實上,中醫學使我們遇到一個尖銳的矛盾:一方面,中醫學不僅能夠解決大量臨床問題,包括當前人類面臨的許多新的疾病,而且有辨證論治的系統理論。正是在這套理論的指導下,中醫展開臨床治療並取得療效。另一方面,用現代物理學、化學和生物醫學的概念卻難於理解中醫理論和中醫療效。那么,我們是應當固守既有的科學觀念否定中醫的科學地位呢,還是應當尊重事實,重新審視既有的科學觀念呢?竊以為應是後者而不是前者。

存在的本質是實體還是關係

宇宙在時空上是無限的。即使在有限的時空範圍內,其存在的形態即存在的運動形式,在層面性、多樣性、可能性上也是無限的。而事物究竟顯示什麼樣的性質,取決於它自身內部及與周圍環境保持何種關係。關係乃是一切性質和事物存在的基礎。是關係決定事物如何形成,如何存在,不是“實體”決定事物如何構成,如何變化,因為一切有形事物,都以關係為其緣起和存在形式。就是說,有什麼樣的關係,就會有什麼樣的事物;正是關係的多樣性和變動性,決定了事物的多樣性和變動性,而關係的形成又具有無限多的可能性。

西方自古希臘至近代,起主要作用的是實體本體論。亞里士多德首先提出“實體”概念,認為實體是獨立自存的,它不依賴於任何其他存在,而其他一切存在卻依賴於它而存在。實體自身永遠保持不變,但它是一切事物生成變化的基礎,一切屬性的承擔者。

17~18世紀,經典力學取得了巨大成功,於是機械論的物質實體概念大為盛行。笛卡兒、洛克、霍布斯等人認為,具有廣延的“形體”是獨立實體。笛卡兒強調物質的唯一基本特徵是廣延,廣延實體即物質實體。洛克將物體的性質分為第一性的質和第二性的質。第一性的質包括結實、廣延、動力、質量、形狀等;第二性的質是指使他物發生變化的能力,以及在人體感官上產生顏色、聲音、嗅味、冷熱、軟硬等感覺的能力。第二性的質為第一性的質所派生。洛克等認為,關於第一性的質的感覺反映物體本身的性質,而對第二性的質的感覺則與物體本身的性質完全不相似,因為它們受了感覺主體的影響,不屬於客體本身。

隨著力學的發展和原子論的復興,“物質”概念被定義為“第一性的質”的承擔者。視物質實體為第一性的質與其承擔者即原子的總和。普遍認為,物質實體是一切存在物體的本質。廣延、質量、形狀、動量等第一性的質是物體自身固有的屬性。

19世紀自然科學有許多新的突破,機械論的物質實體概念受到衝擊。認為物質實體具有某種固定形態或結構的觀點被科學事實所摧毀,但是物質實體是世界萬物多樣性統一的基礎和一切屬性承擔者的觀念,直到今天仍然牢固地存在;尤其在眾多自然科學工作者中間,更是廣泛地起著主導作用。

然而20世紀中期以後,一些西方科學和哲學家開始從實體本體論向關係本體論轉移。相對論和量子力學表明:長度、形狀、位置、動量、時間間隔等所謂第一性的質,其實和第二性的質一樣,也不為物質所“固有”,同樣依賴於主體所具有的“認識條件”。參照系或測量儀器不同,則客體會顯示不同的性質。第一性的質原來也具有相對相關性,也是關係的表現,受關係制約。就是說,主體和客體建立什麼樣的耦合關係,就會得出什麼樣的相應的認識結果。於是,第一性的質和第二性的質的界限被打破了。而作為關係質,它們又都是真實的、可靠的。可見,那種固定不變、獨立自存而又成為一切屬性承擔者的“實體”,並不存在。

為什麼科學會有差異性

任何事物既然都是一種關係存在,那么它向人呈現出的性質與狀態,自然也由作為認識主體的人與其建立的關係來決定。應當清醒地看到,正是在這種具體的主客關係的基礎上,產生出相應的認識方法和認識結果。

由於現實世界具有無限的多樣性、複雜性和可能性,認識對象究竟提供給人什麼樣的信息,或者說,人究竟能從認識對象那裡獲取何種信息,與認識主體的選擇,即所套用的概念體系、參照系統和認識方法有密切關係,由此也就規定了所產生的知識體系會有何種形態。

基於以上認識,筆者認為存在的複雜性至少要從以下兩個方面來理解:一是存在的運動有不同的形式,屬於不同領域,具有不等的複雜程度和不同特點,不能混淆,不能相互替代;二是同一存在的運動領域,或同一運動形式,也有無限多的層面,因而對其認識也是無限的。

對於第一個方面,早在一百多年前,恩格斯就已給了極為明晰而深刻的回答。(見《自然辯證法》“物質的運動形態”)依恩格斯,物質運動因所含關係不同而分為機械運動、物理運動、化學運動、生物運動、人類社會運動等五大類。從前至後依序一類比一類高級。高級運動形態是由低級運動形態演進而來,高級運動形態包含低級運動形態,但不能歸結為即還原為低級運動形態。就是說,各類不同的關係形成了不同的運動形態,其特殊性不容抹殺。

儘管高級的運動形態同時還產生其他的運動形態:化學作用沒有溫度變化和電的變化是不可能的,有機的生命沒有機械的、分子的、化學的、熱的、電的等變化是不可能的,但是,這些副次形態的存在,並不能把所考察的每一個情況下的主要形態的本質包括無遺。因為高級運動形態所包含的關係,比其所產生的副次運動形態的關係更為複雜。例如,終有一天我們一定可以用實驗的方法,把思維與大腦中的化學運動和各種粒子的變化一一對應起來,然而這仍然不能把思維的本質揭示完全。

由此表明,在高級的運動形態中,必定包括低級的運動形態作為基礎組成部分。但是高級運動形態還有自身獨具的特殊內容,為低級運動形態所不具備,所不能企及。

因此,對不同的運動形態,在認識方法上,有共同性,也必須有差異性、特殊性。還原論是不能說明高級運動形態的全部本質的,尤其是標示高級運動形態所在等級的特殊本質,還原論則給放棄了。以這樣的認識來審視那種處處事事唯物理學的概念與方法是從的做法,實際是否認了物質運動形式的多樣性、複雜性,尤其否認了生命現象更為高級的特殊內容,是以某一特殊領域裡的特殊認識活動替代或限制所有的認識活動。

對於第二個方面,人們似乎還比較生疏。但從理論上分析並不難理解。正如前面所述,既要承認同一認識領域(對象)在層面性和可能性上是無限的,同時也要承認,認識主體的不同選擇會產生不同的認識方法和認識結果。

由此應當得出結論:科學,包括基礎自然科學,可能出現不同的流派,不同的風格,不同的認識取向。即使在同一學科內,也會形成不同的認知方法和不同的知識體系。如果認為,對同一領域(對象)只能產生一種形態的科學知識體系,那實際上是否認了事物存在層面的多樣性和認識取向的多種可能性。這與世界具有無限性和複雜性的觀點相悖。中醫西醫同以人的生命為研究和調控對象,卻形成了迥然相異的兩套人體模型和診療方式,這一無可辯駁的事實就證明了這一點。

由此可見,歸根結底,科學知識體系的特徵和相應的認識方法取決於認識對象屬於哪一種運動形態,取決於主體與客體建立何種樣的關係。這二者是相互交叉的。而運動形態的不同,即認識客體的特殊性,決定了科學學科的分類,如物理學、化學、生物學,等等;主客體耦合關係的多種可能,認識主體多樣性的選擇,則決定了科學與文化的多元,如中國文化與西方文化,中醫學與西醫學等,各為一元。

總之,主客之間建立何種關係,與所形成的思維方式、哲學理念、審美情趣、道德判斷、宗教信仰等有著密切聯繫。所以,自然科學必然深深地受著人文學術的影響,這兩大門類之間存在著深刻的內在勾連。那種自認為能夠天馬行空、獨來獨往,甚至凌駕於其他一切學科之上的科學學科,是根本不存在的。

既然自然科學和人文學術的所有學科,它們所建立的知識體系皆受主客體關係的決定和影響,那么,在同一類主客關係的制約下生長起來的科學文化整體系統,就會形成統一的氣派、走勢和選擇性特徵,從而顯示出民族性與地域性的文化差異。

世界的複雜性、無限性決定了主體與客體的關係可以有多種選擇,而主客關係的多種選擇又決定了由此形成的文化與科學,不可能也不應當是一元發展的。而作為中醫學母體的中國文化,正是人類多元文化包括多元科學中的一元。

兩種時空選擇與科學的兩個源流

主客關係的決定因素,首推主體對時空關係的選擇。時間和空間作為世界存在的形式,其本質在於世界的運動變化和展開規模。沒有離開事物存在的絕對時空。因此,不同的存在系統各有自己的時空連續統。這就決定了宇宙中不存在統一的時空體系,時間和空間是相對的。

時間和空間為事物存在外部聯繫的兩個基本環節,雖然不可分割,但各有其獨立意義。空間的特點是廣延和對立;時間的特點是變易和持續。時空概念構成一切認識的基礎和出發點。這些概念的定位,直接決定著人類描述世界萬物的整體框架。因此,科學認識上的任何一次比較重大的革命,都需要有時空概念的相應調整或改變做基礎。

在人類的認識史上,主要(並非全部)有兩大類時空關係的選擇。一類是廣義物理時空選擇,為西方人的主要傳統(並非全部)。一類是廣義生命時空選擇,為中國人的主要傳統(並非全部)。物理時空選擇以空間為主,時間為輔為從;生命時空選擇以時間為主,空間為輔為從。這兩類時空選擇產生了兩種不同的主體與客體的耦合關係,由此而形成了中國與西方兩個不同的文化與科學的源和流。

各有偏重的中西時空觀,從哲學到科學,從宗教到藝術,從倫理到政治,從語言到日常生活,處處都有酣暢淋漓的體現。這裡只能擇其一、二以示。

中國學術選擇了“時間”

在哲學上,中國古人將宇宙主要看作一個無限演生的過程,而不是萬物的並列雜陳。老子:“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萬物負陰而抱陽,沖氣以為和。”(《老子》第42章)《易傳》:“易有太極,是生兩儀,兩儀生四象,四象生八卦,八卦定吉凶,吉凶生大業。”(《繫辭上》)視宇宙為生生不息的大化流行,是中國傳統文化普遍接受的看法。與此相應的是,中國人偏重從生化的角度去理解各類具體事物。如《內經》說:“天之在我者德也,地之在我者氣也,德流氣薄而生者也。”(《靈樞·本神》)強調人為天地所生,與天地同化。

由於著眼宇宙和萬物的時間過程,幾千年來,中國學術將開掘時間,追求美好事物的長久作為努力奮鬥的目標。《周易》經傳、歷代賢哲和各行各業的學人幾乎都對“時間因素”特別下功夫加以研究,在延長時限,提高時效,創造和把握最佳時機等方面有精深論列。《易經》作為六經之首、中國學術之源,其本旨在於“彰往而察來”,把時間過程看作有內在聯繫的整體,將事物演進的時間規律作為研究和套用的主要課題。《周易》的憂患意識,居安思危,正是為了求久。“可久則賢人之德。”(《繫辭上》)“觀其所恆,而天地萬物之情可見矣。”(《恆·彖》)《管子》說:“以時為寶,以政為儀,和則能久。”(《管子·白心》)老子說:“有國之母,可以長久,是謂深根固柢,長生久視之道。”(《老子》第59章)荀子說:“使欲必不窮乎物,物必不屈於欲,兩者相持而長,是禮之所起也。”(《荀子·禮論》)這是道家、儒家關於可持續發展的深刻思考。

正是在這種思想指導下,中國古代學術深入研究了如何通過調節以維持整體協同,從而實現長久存在和持續發展的理論,其核心即中和之道。這一思想貫穿於科學與文化的各個方面。例如自古以來,我們的祖先十分重視生態的維護,傳說黃帝時即有“節用水火材物”的觀念。禹之後,歷代對自然資源實行“時禁時發”,即適時封禁,適時開發,以利生態的恢復和保養。中國醫學養生學深藏奧玄,對延年益壽有奇效。中國的社會管理學更有使社會機體維持長久的妙用。中國的歷史記載連綿不斷,內容豐富,除二十五史,民間還有許多野史、筆記、族譜、家譜等,構成世界史的一大奇觀。中國的社會政治注重血緣宗法傳承,相對看輕地域關係。中國的文化傳統自古至今,代代延續,保存完整,也與中國偏重時間、追求長久的觀念密切相關。

中國古代天文學相當發達。天是關於自然界的最高概念,其直接的顯現是空間。但是,中國人卻將天落在“時”上,稱為“天時”。《賁·彖》曰:“觀乎天文,以察時變。”這種觀念深深地影響了中國古代天文學。中國古代的天文學家觀察和計算天體運行的主要目的是為了測算曆數。截止到太平天國,中國政府頒布的曆法達102種之多。春秋時認定太陽的回歸年為365. 25日,只比實際的回歸年長度多11分14秒,已相當精確;西方達到同樣水平則遲後了500年。那時還採用19年而7閏的方法,較好地調整了回歸年與朔望月的長度;古希臘人得知此法要比我們晚100年左右。但是,中國古代的空間觀念一直相對薄弱,例如長時期大多數學者認為,大地只是一個平面。這在流行甚廣的五行學說和八卦理論中也有所表現,而且五行學說和八卦理論只不過賦予大地以五個或九個方位而已。

中國古代農學取得輝煌成就,注重農時是其法寶之一。《呂氏春秋·審時》開篇曰:“凡農之道,厚(候)之為寶。”候,即指天候農時。戰國時代大致完成了二十四節氣的劃定,有效地促進了農業生產。《詩經小雅·魚麗》:“物其有矣,維其時矣。”孟子:“雖有智慧,不如乘勢;雖有鎡,不如待時。”(《孟子·公孫醜上》)荀子:“春耕、夏耘、秋收、冬藏,四者不失時,故五穀不絕,而百姓有餘食矣。”(《荀子·王制》)古人將準確把握農時,乘作物自然生長之“勢”,作為農業豐收的根本保障。

中國本土的宗教——道教,其教旨在於通過修煉心身,使自我“羽化登仙”,以追求生命時間的永恆。

佛教傳入中國後,與中國文化融合而有巨大發展。佛教主張“諸行無常,諸法無我”,實質是以時間為主體來討論的。佛教以一切事物不能常住為據,證明萬法自性歸空,故而追求“常”“樂”“我”“淨”之自在,也是從時間著眼而獲得的覺悟。佛教主張,佛並不在人之外,修煉的目的正在於回歸自身佛性。佛教對現世界的看法和價值判斷,完全是從時間角度做論證的。

中國藝術的主題,在於“生動”表現審美對象的“氣韻”。“氣韻”指生命進行的韻律,很像一首由生命流動所彈奏出來的悠揚樂曲。中國人主張美產生於一陰一陽的變化,這變化與數有一定關係。但“參伍以變,錯綜其數”(《繫辭上》),這數不是固定的比例,而是合於規律的和諧的變數。因此,中國藝術追求的是生命氣韻所顯示出來的時間美。這種美由陰陽、剛柔、進退、開合、動靜、虛實、往來、消長等對立要素有節律的推移而產生,實質是一個過程和對過程的感受。在這個意義上可以說,中國藝術所表達的是過程美。所以中國繪畫不需要“光影”和“透視”,中國雕塑不講求質感和精確比例。它們著意刻畫的是生命節奏的跌宕起伏,卷舒遲速,故重傳神而不重形似,等等。

西方學術選擇了“空間”

與中國文化形成鮮明對稱關係的西方文化,則相反。在哲學上,從古希臘至現代,西方有著重空間輕時間的傳統。前蘇格拉底時期,哲學家們在創建學說時很少討論時間問題,而花了好多氣力爭辯有沒有虛空。畢達哥拉斯派以“數”為世界的本原,認為由數產生點、線、面、體,再由體生出水、火、土、空氣四大元素和世界萬物。這意謂,萬物由空間產生,而空間連線本原。愛利亞派的巴門尼德根本否認變化的可能,因而指斥時間不屬於真實的事物,不是事物本身的屬性,而只屬於人們感覺中的不合邏輯的世界。該派另一位哲人芝諾的著名辯題,如阿基里斯追不上烏龜,飛矢不動等,實際上也是單純從空間角度討論問題。原子論的創建人德謨克利特堅持主張,一切事物的始基為原子和虛空,而原子永恆不變,沒有時間屬性。後來的伊壁鳩魯也持大致相同的觀點。

蘇格拉底的弟子柏拉圖,作為古希臘哲學的重要代表,主張世界為神所造,空間為神創造世界時所使用的永恆“質料”,存在於世界之先,為萬物的創成提供了框架,像是一個母體。而神在創造世界時也就創造了時間,時間只是神創世界所用永恆模型的運動影像。它屬於被創造出來的感性事物,當然在永恆之外。亞里士多德是古希臘哲學的集大成者,他的時空理論以動力學為基礎。與古希臘其他哲學家相比,他給予時間以更多的關注。他肯定了時間的客觀性、真實性和永恆性,把時間和運動聯繫起來。但是他強調空間位移是最基本的運動形式,而時間本身不是運動。因此,依照他的理論,空間是本,時間不過是空間位移的計量,空間顯然重於時間。

西方學者著眼空間,在歷史上產生了巨大影響的原子論認為,萬物由原子集合而成。原子的數量無限多,能運動,沒有性質的差別,但有形狀、大小、位置和排列的不同,因而構成了各種各樣的事物。這種物質構成的思想,與西方傳統上占優勢的分析方法是聯繫在一起的。直至近代,物質結構理論也是在這種思想的驅動下完成的。

西方公認其科學的源頭系歐幾里得《幾何原本》。它是討論空間數量關係的經典,對西方科學和哲學思維的發展產生了深遠影響。這一點也有力地說明,西方科學傳統是在空間關係的基礎上生長和壯大起來的。

與中國不同,西方天文學的關注點不在時歷,而在測算天體之間的空間運動關係。文藝復興之後,伽利略等人創立的天體力學和後來的大部分(不是全部)天文理論,都是以研究天體空間關係為主的。西方最發達的學科是物理學。牛頓力學、電動力學、相對論、量子場論等都主要是研究空間屬性。西方傳統的觀念主張,實體是一切存在物的本原。萬物由實體產生,最後又復歸於它。笛卡兒、洛克、霍布斯等認為,具有廣延的“形體”是獨立實體。笛卡兒強調,物質的唯一基本特徵是廣延,廣延實體即物質實體。這些表明,他們都以空間屬性為物質的基本屬性。

西方普遍流行的宗教—基督教的教義,建立在上帝與人類、天堂與世間分隔對立的基礎之上,其觀念以設定的空間割裂和二元對立為前提。雖有永福永苦以報善惡的說法,但在思維上仍是以空間為根基。

西方傳統藝術也以表現審美對象的空間美為主要目標。古希臘畢達哥拉斯派主張美產生於數的和諧,美由數的一定比例決定。由此西方藝術把與美相關的數規定為某種固定不變的比例,如“黃金分割”。這樣的美自然屬於空間美。與此相關,古希臘美學的中心之一是崇尚人體的形體美。在這一審美旨趣的影響下,西方建築就多借鑑人體的比例和度量關係。西方傳統繪畫的基本技法是“光影”和“透視”,以造成強烈的空間效果。然而只有當時間處於停止狀態時,才可能有再現於畫布上的固定的光影和透視。換句話說,其空間效果的取得是以犧牲時間為代價的,因為畫面通過光影和透視再現的世界,只能是時間為零的世界。西方經典繪畫和雕塑,以嚴格的人體解剖為基礎,也是空間思維在藝術創作中的反映。所以西方人喜歡的是靜態美,而中國人喜歡的是動態美,等等。

總括起來,與不同時空選擇緊密相關,中西方形成了兩種思維,兩種認識論,從而造就了兩種不同的文化和科學思想體系。

經絡的時間本質——人身虛體系統試說

中醫理論是在生命時空選擇的統攝之下,建立起來的。因此,不能離開時間屬性來研討經絡藏象的本質。

中醫學的理論基礎系陰陽五行。陰陽的本質是時間。陰陽概念源於日光照射。日光照到的地方呈現的性狀為陽,反之為陰。而太陽的出沒回歸是一時間過程。五行之核心為四時。四時遞嬗,統領五方,實現五行生剋。萬物歸類五行,也是依其與四時相應相動的關係而定。可見五行的本質也是時間。

陰陽五行構成中醫學的理論框架,規定和制導中醫學的取向,這就決定了中醫學的全部內容和所揭示的生理病理具有鮮明的時間性特徵。《內經》說:“人以天地之氣生,四時之法成。”(《素問·寶命全形》)又說:“合人形以法四時五行而治。”(《素問·藏氣法時》)故“藏氣法時”乃是中醫藏象經絡理論的基本原則。例如,五藏配屬春夏秋冬四(五)時,十二經脈相應十二月,精氣分先天后天,等等。實質上,中醫學著重把人視作生命功能狀態和信息傳導的自然流動過程,研究人身自然生命運動的時間性規律。

自20世紀50年代以來,針灸的神奇療效和經絡理論引起了世界上許多國家的學者的興趣。中外科學家們做了大量實驗研究。除難以數計的循經感傳現象和沿經取穴有效指導臨床的案例外,陸續發現聲、光、電、熱、磁和同位素擴散沿十四經脈傳導有特異性,證實經絡是客觀存在的,而且其循行路線與古人記述相符。

不少專家熱衷於尋找經絡的組織解剖學的結構,以及經氣運行的實體承擔者,認為經絡研究的根本方向在於確認其形態學的物質基礎。這種想法不能說沒有道理,二三百年來,西方生物醫學一直將人體的一切功能和屬性歸因於一定的實體物質結構,已成思維定式。然而十分遺憾的是,近半個世紀的研究,儘管動用了數十萬倍的電子顯微鏡和各種現代檢測手段,結果既沒有發現經絡的管道或其他形態的獨立組織結構,也沒有找到經絡運行的物質承擔者。

實驗中觀測到的許多相關現象,如鈣離子富集於被針刺的穴位體液中,細胞間隙通訊具有沿經脈傳導的特性,針刺經脈會引發沿經脈微小脈搏波等等,都是經絡運動帶來的結果或影響,而不是經絡本身。

應當看到,分解式的視實體為終極原因的研究思路,是西方經典科學傳統模式。在以簡單性為特徵的物質運動如傳統物理、化學領域,這種方法獲得了極大成功,而一當進入複雜性、不可逆性和非線性領域,就難以奏效了。分子生物學的成就令世人矚目,然而利用雙螺鏇結構體遠不能解釋生命的眾多行為。因此,對經絡這種複雜生命現象的了解,不應滯囿於微觀解剖,須要從多方面多角度進行探索。將微觀實體解析當作尋找一切事物本質的唯一方法,是不符合實際的。

那么,經絡的實質到底是什麼?

經絡是時間占優勢的生命現象

經絡是怎么發現的?這是一個爭論的問題。探討這一問題,對於理解經絡的實質,明確研究經絡的途徑,是有裨益的。由於史料的缺乏,已很難再現其發現的具體過程。但經絡是中醫發現的,中醫學本有的解釋應當受到尊重,應當做出進一步研究。因此可以肯定的是,經絡不是按照西方經典科學的思路找到的。中醫原典的相關論述表明,中國古醫家首先是將人的生命看作一個特殊的延續過程,而不是著重研究其實體結構。他們所採取的是考察時間過程的特殊方法,以此來體察生命,於是發現了經絡。

《黃帝內經》說:

九針之玄,要在終始。故能知終始,一言而畢。不知終始,針道鹹絕。(《靈樞·根結》)

凡刺之道,畢於終始。明知終始,五藏為紀,陰陽定矣。……故瀉者迎之,補者隨之。知迎知隨,氣可令和。(《靈樞·終始》)

謹奉天道,請言終始,終始者,經脈為紀。(同上)

陰之與陽也,異名同類,上下相會,經絡之相貫,如環無端。順陰陽則生,逆之則死。順之則治,逆之則亂。反順為逆,是為內格。(《靈樞·邪氣藏府病形》《素問·四氣調神》)

“終始”,指時間延續的一個周期,它標示時間運行的節律。而時間無限,終而復始,故“終始”又代表時間。“知終始”,也就是認識事物的時間周期和時間規律。古醫家認為,人身之陰陽經脈與天道相符相應,天道的本質在時間。要深知天道和經脈之玄奧,掌握各種針法的關要,最重要的是了解它們所顯現的時間特徵和所遵循的時間規律。懂得了經脈的時間本質,針刺的道理一說就明白。否則,一切都無從說起。而強調“順”,正表明經絡和整個生命作為時間過程是不可逆的。《內經》對經絡運行的周期性節律與晝夜、四時、十二月的關係,有十分細緻的考察。到了金元時期,則在時間經絡理論的基礎上,形成了系統的時辰針法,主張針灸取穴不僅要考慮月日,而且要考慮時辰,如子午流注針法、靈龜八法、飛騰八法等,充分說明了經絡的時間特徵。

經絡和藏象本為一體,不可分割。它們的一個共同特徵,就是只為活的機體所具有。當失去生命之時,經絡和藏象也就隨之消逝。這一特性表明,經絡藏象是生命的直接體現,同時也顯示經絡藏象的時間屬性占優勢。因為生命的本質主要通過時間表現出來,時間才是生命存在的本質條件。

許多事實已經說明,尋找解剖形態、分析物質結構的做法並不能徹底揭示生命的本質。儘管生命離不開一定的實體結構和實物承擔者,必須通過一定的空間存在得以實現,但是生命是自我複製和實現自我的整體性運動,生命與時間有著更為深刻的聯繫。一方面,時間只有在生命現象中才表現得最充分、最鮮明、最圓滿,過去、現在和未來才構成活生生的有機整體。另一方面,生命只有通過不斷地與外界進行實存、能量、信息的交換,在新陳代謝的變化中,藉助於時間的連續,才能維持其自身的存在和穩定,自己消耗自己,同時又再生出自己,生命方成為生命。可見,沒有時間則不可能有生命的維繫。

而非生命體恰恰相反,一切變化和與外界的交換都將破壞其存在,就是說,對既成的非生命體而言,時間只起摧毀的作用。生命個體之所以最終會死亡,正是因為構成生命個體的眾多形體單元同時具有非生命的屬性。時間在維繫個體生命的同時,也在摧毀著那些同時具有非生命屬性的形體單元。由此推斷,生命的最直接的承擔者和推動者,更應當是一種時間屬性占優勢的特殊的實在。

氣是時間占優勢的虛體實在

《內經》說:“用針之類,在於調氣。”(《靈樞·刺節真邪》)經絡的體現者,其功能的執行者是“氣”。沒有“氣”,就沒有經絡,也沒有藏象。“氣”正是時間屬性占優勢的實在,而與空間屬性占優勢的物質存在—實物和物理場不同。

現實的時間只有現在。過去已經消逝,未來尚未出現。因此,對於時間性內容的認識須要向內和向外兩條認識途徑相配合,而以前者為主。向外包括觀察和實驗,並將它們記錄下來;向內則是內省和體驗,即體察和研究自己的記憶、感受和自我,並由此推認相關事物。時間性內容綿延不斷,不可分割,是前後相續的過程性的整體,故只有在體驗和內省中才能獲得對時間的直接感受和研察。而對於時間性內容的考究,則還需要參照觀察和實驗的記錄。時間是完全整體的連續不斷的過程,但為了進行表達和思考,不得不將其隔離、截斷、數量化、形體化,將其凝固為靜止狀態,置放於空間之中。然而這樣做的結果會破壞時間性內容的整體特性,因此還須再通過內省體驗加以復原、補充和深化。故主體內反式的精神意識活動在認識時間性內容的過程中發揮特別突出的作用。這也就是中國思維重視內省體驗的原因。

中國先賢正是在對生命活動進行內省體驗的過程中,發現了“氣”。氣的發現和氣的界定,主要是向內的認識方法取得的偉大成就。古代學者提出,並在一定程度上經現代臨床和養生實踐證明,“氣”是一種特殊形態的實在,至少有如下特性和功能:

一、“氣”與人的意識相連通。人可以意念支配氣,卻不能用其他物理的方法作用於氣。《內經》指出,在行針時,醫生和患者的意念活動對經脈之氣的聚散行止起重要作用。古人對“氣”的認識,主要是依靠“心”即意識與氣的相互聯繫來完成的。

意識的內容沒有相應的空間屬性,只能在時間中定位,同其他生命現象一樣,以時間屬性為主導。而氣與意識通連,接受意識的支配,在時空上應與意識有相同的特徵。

二、“氣”與生命有直接的聯繫。《管子·樞言》:“有氣則生,無氣則死,生者以其氣。”“得之必生,失之必死者,何也?唯氣。”《內經》強調:“得神者昌,失神者亡。”(《素問·移精變氣》)所謂“神”,其實質也是氣。可見,氣被視為生命的本體和源泉。因此,氣應當和生命一樣,是時間屬性占優勢的實在。這也是氣只有通過體驗和意念才能被發現,才能被直接把握的緣由。

三、針灸的機理在於通過刺激穴位輸入信息,以調節和調動機體的抗病能力。經絡之氣即起傳遞信息的作用。《呂氏春秋》等典籍的論述表明,“氣”是各種各樣的信息的攜帶者和傳輸者。氣的存在就是信息的存在,氣的運行就是信息的傳遞。古代學者將氣與道、與太極聯繫起來,宋代理學家稱氣為萬物的“種子”,意謂“氣”之中蘊涵著演生萬物的信息。所以氣的根本功能在於調控和演化,故靜態之氣是凝縮的時間,動態之氣是時間的展現。

四、氣,“其細無內,其大無外。”由於“細無內”,實際上常常不獨自占有三維空間,而與他物共同占有空間。它的存在表現出來的不過是一種作用。而它同時又“大無外”,表明它既深入於無限小,又伸展到無限大,無處不存在,無物不通透。

就“氣”作為一種實在來說,它在靜態的空間中幾乎無所顯示,沒有特定位置。而一當它運變起來,即進入時間範疇,就會產生生化作用;它的存在、特性和重要價值就明顯地表現出來。所以氣的本質所在屬於時間。我們稱它為“虛體”,而與“實體”相對。老子說:“天地之間,其猶橐籥乎!虛而不屈,動而愈出。”(《老子》第5章)《管子·心術上》:“天之道,虛其無形。虛則不屈,無形則無所低wu(走+午)(同牴牾),無所低wu(走+午),故遍流萬物而不變。”“虛”即指“氣”。虛的意思是說,它無形,不受任何局限,可與萬物通體相融而同位共存。因此,對於這種實在,沒有任何一種管道或其他有形的組織結構能夠規範它,約束它;而它本身根本不需要也不可能有任何有形的組織結構。這也就是找不到有形經絡的原因。而此虛體之氣,“動而愈出”,就是說,唯有在運變的時間過程中,才會充分顯示出它的存在。

“氣”是一個複雜概念,其含義很多,在不同的地方有不同的所指。這裡所涉僅限於具上述四性之氣。此氣與物理場可能有某種關聯,但本質不同。“物理場”主要是通過外向的物理方法發現並證實的存在;“氣”主要是通過內向的體驗方法發現並證實的存在。“物理場”本質屬於物理領域,系空間屬性占優勢的存在;“氣”本質屬於生命領域,與意識相通連,系時間屬性占優勢的存在。因此,儘管在某些方面“氣”與“物理場”有相近之處,但不可將二者混淆。

依據氣的以上特性和中醫臨床可以推認,與有形的人身實體組織共存,還有一個無形的人身虛體系統存在。中醫學統稱其為“神”,為生命之活力。此無形虛體系統以有形實體系統為依託,與有形實體系統相須互動,緊密地聯繫在一起。從根本上說,虛體系統的作用在於激活、推動和調控實體系統的生命過程。人之生命的一切妙處,都來源於虛體之“氣”。故無形的人身虛體系統絕非渾淪一片,它是一個條理分明、井然有序的,與有形的人身實體組織相應和的複雜體系。

經絡和藏象學說中的大部分內容,就是人身無形虛體系統的重要組成部分。大量臨床研究證明,經絡藏象在人體生理病理過程中,具有不同於解剖生理學、生物物理學和生物化學的獨立意義,因此我們有理由認定,虛體和虛體系統是不同於實體系統的客觀的真實存在。

首先,用經絡藏象理論指導臨床可以取得準確而明顯的相應療效。然而,經絡藏象,特別是經絡所揭示的眾多生命現象和規律,卻不能用人身實體系統加以解釋,不能將其歸結為任何實體組織的功能。經絡的效應無疑與神經有一定關係,它們作為機體的兩個組成系統肯定是相互為用的。但是,經絡的走向與神經根本不同,經絡的作用不能歸屬於神經,二者不能相互替代。最令人驚異的是“口裂試驗”:循經感傳經過口唇時,雙唇的張開並不妨礙感傳沿任脈繼續前行,而傳導的時間要比不張開時有所延長。類似的試驗證明,肌肉傷口的開裂,也不能阻止經脈感傳。這些試驗看來難於用神經系統解釋,更不能用血管、淋巴說明。應當引起我們注意的是,當生命存在時,經絡則顯示,而當生命完全消逝時,經絡所揭示的“象”“證”,諸如循經感傳以及所有聲、光、熱、電、磁、核素的沿經特異反應則一概不復出現。然而此時人身實體組織的物質構成可能完好無損或基本完好。綜合以上,我們不得不做出這樣的結論:經絡作為生命功能現象必定有其實在的承擔者,但它們不是人身實體組織,而是一種直接與生命相關聯的具有通透能力的相對獨立的無形存在。

其次,證明虛體系真實獨立存在的另一個根據在於,正如前面已指出的,實現經絡功能的無形存在—“氣”,能夠直接受自己或他人意念的支配和影響。如《內經》說:“必正其神者,欲瞻病人目,制其神,令氣易行也。”(《素問·針解》)醫生行針前,須設法控制病人的意識,使其平和而無雜念。這樣,病人經絡之氣才容易依照針刺的調動而行走。可見,意識與氣有直接聯繫,意識依照“以靜制動”的原則,對氣可起調控作用。而在一般情況下,意識不能直接調控人身實體組織的新陳代謝。這說明,“氣”是與人身實體組織不同的另外一種實在。

再次,中醫學用五藏之“氣”解釋人的精神情志活動,並認“氣”為精神與形體相互聯繫的中介。而五藏之“氣”與經絡之“氣”和體內其他之“氣”相通。它們一同構成人身虛體系統。中醫學統稱其為“神”,強調“形”即實體系統的存滅決定“神”的存滅,神只能即形而存,決不能離形而生。反之,神的安危也關係形的存亡。神形相即不離,方組成有生命的活的機體。但同時中醫學認為,“神”是一相對獨立、與“形”有別的實存系統,而並不直接是“形”本身所顯示的機能。筆者以前曾反對過這種見解,現在糾正,認定中醫學是對的。

除上面所述經絡等現象外,還須指出,在人的一生中,構成人體的全部細胞和其他有形物質更新過若干代,但這個人還是這個人,他(她)的思想、性格、品德、記憶、智慧、情感、技能以及生命活力等,保持嚴格的連續性、一貫性;另一方面,他的思想、性格、品德、情感等,又可能發生多次重大轉變,而他在形體上組織上的有機構成卻基本沒有變化,與有形生命物質的更新也沒有對應關係。面對這種事實,細胞學和分子生物學無言以對。因為生命的延續、連貫和演進主要表現為時間過程,而細胞和分子主要表現為空間存在。因此,不能將與生命本質直接相關的某些最重要的功能過程,歸屬於人身實體系統,它們應當由另外一種實在即虛體系統來承擔。

毫無疑問,圍繞經絡以及其他一切生命現象所展開的組織解剖學和形態學方面的研究,都是有價值的。因為人身虛體系統和實體系統有著互動作用關係,其互動作用是維繫生命過程的關鍵。所以,絕不能離開實體系統孤立地考察虛體系統。同時,對實體系統相關反應的研究,也是了解虛體系統的重要途徑。在一定意義上,實體系統是虛體系統的一面鏡子。在目前技術手段難於直接把握虛體的情況下,通過實體系統間接地了解虛體系統的動態與機制,是完全必要的,不可缺少的。

中醫學的貢獻正在於通過內省體驗和辨析“象”“證”,即實體系統對虛體系統的反映,對人身虛體系統做了初步描述。虛體系統的複雜程度絕不亞於實體系統,其與實體系統的相關關係也有多樣性、差異性。但是,中醫古典文獻並未精確廓清實體與虛體的界限,有時將實體系統與虛體系統絞繞在一起,如混淆血管與經絡,等等。中醫學的研究對象主要是人身虛體系統,這是由其以時間為主的時空選擇和以向內為主的認識方法所決定的。

經絡與人體發育關係的推想

中國各類傳統養生方法幾乎都以疏通經絡為重要內容,而中國的養生修煉可以明顯地推遲衰老。可見,經絡的功能不僅關乎正常生命活動的維繫,而且與人的發育、演進,即整體的深層時間進程有密切關係。

依據耗散結構理論,地球上的生命可能是宇宙大爆炸所造成的非平衡態的產物,是物質流、能量流、信息流在不可逆的耗散過程中引出的積極結果。人作為小宇宙,其生長的起點——受精卵,應當積聚了數量足夠巨大的能量和信息,由一定虛體實在所承載。中醫學稱其為元神或元氣,以哲學概念說,就是人身上的太極或玄牝。一當受精卵生成,它們就開始耗散。隨之,在元神的控制下,無形虛體與有形實體相互配合,逐漸長成胚胎、嬰兒以至成人。經絡就是在胚胎髮育過程中形成的圜狀虛體調控網路系統,而元神系人身無形虛體系統的控制中樞,其所在名為“命門”。它們的作用在於一方面防止物質、能量、信息的過度耗散,一方面將物質、能量、信息轉換成人體生命的秩序與構成。

胚胎在母腹中會得到母體的營養,出生後則有奶水食品和空氣養育,但這些有形物質的補充不能維繫人身發育時所必不可免的耗散。或許,除了與生俱來之元神提供耗散所需之外,為實現人身發育和整個生命進程,還須要吸收由宇宙大爆炸所傳播出來的信息與自由能。這一部分工作可能也是由經絡腧穴系統來完成。

綜上可見,經絡的作用在於調控人身的發育和演進,是人身虛體與實體,人身各組成部分,人身與外界環境相互關係的產物,而這些相互關係的意義在於實現人的生命進程。因此,從本質上說,經絡是體現在人之生命進程中的時間關係的產物。既然沒有任何形態的有形組織能夠規範經絡之氣的運行,那么規範其運行的可能是某種受一定關係規定的動態勢能。這種動態勢能類似於耗散結構中的熵流。所謂“一定關係”,則是整個人的生命結構。

結語

主客關係的多樣性決定了科學的多元性。時空選擇是主客關係的重要建構,影響著主客關係的走勢。以時間為主的時空選擇是中國文化科學源流得以形成的主觀條件,而時間屬性占優勢的實在——“氣”的存在,則是這一源流能夠確立並將繼續光大的客觀依據。正是因為世界上存在著形態不同的兩種實在,一為有形,一為無形,才有可能形成中西兩種文化科學體系,產生中醫和西醫兩類人體模型。

上一篇:中醫理論八議之四:中醫學是象科學的代表

下一篇:中醫理論八議之二:中醫啟示人類 重新審視科學

相關

分類導航

保健養生信息豐胸減肥名醫藥材書籍新聞文化偏方拔罐膏藥刮痧火療氣功推拿藥茶藥酒藥浴針灸美容老年育兒男性女性疾病雜症中藥診斷醫案詞典醫院藥粥砭石足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