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醫中醫常識中藥常識中藥炮製

甘草炮製不同 功效有異

甘草,為豆科植物甘草、脹果甘草或光果甘草的乾燥根及根莖。主產於內蒙古、甘肅、新疆等地。其味甘,性平,歸心、肺、脾、胃經。因炮製不同而功效略有偏向,在臨床套用中生甘草偏於清熱解毒、祛痰止咳為多;炙甘草多緩急止痛、益氣復脈等。唯其“調和藥性”一用最受爭議,生用、炙用各有說法。又因其“調和藥性”可理解為調和藥物之間的寒熱溫涼或毒性作用。故今就前輩觀點,結合文獻,總結甘草的炮製方法不同與調和藥性作用的關係。

炮製發展源流

不同的炮製方法,多取決於同一時代背景下的中藥飲片炮製技術的高低。

神農本草經》記甘草“生河西積沙山及上郡,二月八日除日,采根暴乾,十日成”。故當知《神農本草經》中對甘草的炮製方法是曬乾。《傷寒論》載方有113首,含甘草的方劑約有70首,其中有67首方劑用炙甘草。《說文解字》中“炙,炮肉也。從肉,在火上”則可理解為,不加輔料去烤,套用藥材乃直接烤制或炒制方法。《傷寒論》首次提出了炮製甘草。直到南北朝時期,雷斆所著《雷公炮炙論》提出了對甘草的酒炙、酥炙、炒的方法。而在孫思邈的《千金翼方》、宋代《太平惠民和劑局方》才有蜜制甘草的方法,可知仲景時代皆為生甘草或炒甘草。然而對於甘草能“調諸藥”功效的記載卻由來已久。歷代炮製方法雖有不同,但都可選擇套用於方劑中以“調和藥性”,而方中甘草一味藥偏用於調和方劑中藥物之間的寒熱溫涼。

不同炮製方法

與調和藥性的套用

《本草綱目》:“甘草外赤中黃,包兼坤離,味濃氣薄,資金土德。協和群品,有元老之功;善治百邪,得王道之化。贊帝力而人不知,斂神功而己不與,可謂藥中之良相也。”故甘草之調和藥性乃因其主土氣而同兼離火。湯藥入胃,猶如食飲入胃,需胃之腐熟,脾之運化,方能令藥之偏性達於周身病處除疾。今雖諸藥相合,配伍利病,然其中藥性各異,寒熱相離而不守者;或病雖重卻需緩緩圖之者;或方劑之力當緩緩達其病所者;或藥病得力,但恐傷其脾胃者,常於方中稍加甘草一味,則其所慮除矣。此皆取甘草“調和藥性”之功。故甘草調和藥性的功效非僅對於寒熱錯雜之證。又甘草有炮製不同,分為生甘草、炒甘草、蜜炙甘草等等,雖皆有調和藥性之功,然何時選用何法,又當求之醫者之心。

生甘草

生甘草者,乃直接曬乾切片製成飲片。因期間不再加工製作,故得先天之性最強。外赤而內黃,離包坤土,得土中陰氣最強,其味甘而性涼,長於清熱解毒,緩急止痛。於治療外感熱病或內傷熱病的方劑中,可達清熱解毒的功效。又因其甘味明顯,用量雖少,然甘之緩和功效非作用於疾病,而轉達於方劑配伍本身,故於清熱方中,甘草一味雖亦有清熱解毒之效,但更重要的是取其“緩和”之性,緩和清熱方或溫熱方中藥力迅猛之弊,而令其藥力徐徐圖之,祛邪務盡而不傷正,或給予正氣恢復餘地。此乃生甘草調和藥性之因也。茲舉病案如下:

黨某,女,58歲。反覆咳嗽一月余。曾服用抗生素,改善不明顯。現咳嗽咯黃痰,略有氣喘,形體偏瘦。平素怕冷,受涼則加重,疲倦,夜間汗出。十多年前年患過過敏性鼻炎,每於春季加重。胸透顯示:兩肺紋理增多、增粗。予以柴胡湯加味,處方:柴胡20克,生甘草5克,黃芩12克,姜半夏10克,北沙參15克,連翹25克,五味子5克,生石膏15克,乾薑6克,7劑,每劑加紅棗10枚,水煎,每日一劑,分兩次服。二診:服藥後咳嗽明顯減少,略感覺氣短,處方:柴胡15克,生甘草5克,黃芩10克,姜半夏10克,黨參12克,北沙參15克,五味子10克,生石膏15克,連翹20克,乾薑6克,紅棗10枚。14劑,煎服法同前。三診:症狀平穩,上方去連翹,14劑。

按:該患者體形偏瘦,暗黃面色,曾有過敏性鼻炎病史,每逢春季加重,故用小柴胡湯加減。其方中所以用生甘草者,因其上焦有熱,用生甘草取其輕清上浮,引方中各清熱解毒藥上行達肺,且生用又不至於克制其他藥物的寒涼之性;再者,性味甘緩能緩肺熱上炎令鼻炎加重,此所以用生甘草之思。

炒甘草

炒甘草者,為暴乾的甘草,不加輔料直接炒制焦黃而成。味甘,性燥。秉土性,又因炮製而兼有火熱之性,去其涼而得其燥,能使陽明燥金得用。故善於補中益氣,顧護胃氣,乃仲景之常用藥。加於方中,雖有燥性然仍可以甘緩之,以溫補中,最能顧護脾胃,使湯藥入口而胃氣不傷。甘入補脾,能緩,故湯液用此以健中焦,如桂枝湯類、小柴胡湯類等等。又炒用僅去其寒涼之性,無礙胃留濕之患。能補中焦脾土而不傷,再有甘緩不滯之性,能令和胃氣自降。

趙某,男,47歲。初診:乘飛機後,左耳發悶,好似完全閉塞,迄今半月尚未恢復。以往乘飛機耳刺痛與耳鳴經1~2天即自行消失。耳科檢查:左耳鼓膜內陷,聽力減退。稍有咳嗽。舌苔黃膩,質稍紅,脈弦。證乃肝膽鬱熱,治宜清泄肝膽以宣通耳竅,方從小柴胡湯加減。處方:柴胡9克,黃芩6克,半夏9克,焦梔子4.5克,丹皮9克,象貝12克,炒牛蒡6克,姜蠶6克,炒甘草3克。七劑。8月16日二診:服上方後,左耳閉塞感稍消除,聽力恢復。耳科檢查,左耳無充血,耳咽管通暢。電測聽力,左耳聽力已正常。處方:上方去姜蠶。七劑。

按:由患者舌脈可知,其當為熱郁少陽,火熱炎上而影響上竅,所以見聽力減退等症狀。方用小柴胡湯以和解少陽,去人參生薑大棗者,因其無胃虛之證,用之易留邪助熱。用梔子、丹皮清三焦氣血之熱;浙貝、牛蒡子化痰利咽,清肺止咳;姜蠶開竅復聽力之功。所以用炒甘草者,一為補脾胃而不助濕邪化熱,胃和則通降調順;二為於大劑清熱化痰藥中配以溫燥之藥,使陰陽調和,不至於或許寒涼,況炒甘草又不似炙甘草有礙濕之弊,誠不可代也。,又可如平胃散、藿香正氣散之類皆可參之。

蜜炙甘草

蜜炙甘草者,為甘草炮製過程中加入蜂蜜炮製而成。甘草本身味甘,現又兼得蜂蜜甘味,其甘之味大於炒甘草,性溫而不燥,在補中氣之餘又能潤肺止咳。常用於治療內傷咳嗽,或其他陰損疾病方中。其加蜜炙,增其甘味,故善顧護中氣,又能增加甘味的緩和之性。對於治療內傷疾病,若中焦脾胃大虛,或藥物峻猛,或藥物寒熱錯雜明顯者,取其重甘緩之用也。然此藥雖有重緩之力,又於其本滋膩之品,用量雖小,亦不可長期使用,恐其滋膩礙胃,反而影響藥物吸收。以此之大緩之力,經藥物入胃,循經入而不失其常,故曰調和諸藥。

上甘草一味,因其炮製不同而性為有異,功效相別。臨床方藥取其調和藥性功效皆依賴其“甘”之輕重再兼其他,綜合用之。茲舉病案如下:

沈某,男,39歲。兩天前因受風后出現感冒症狀,自覺頭痛、身疼痛,全身有拘緊感,口乾,血壓130/90mmHg,既往體健,無高血壓病史。舌尖邊紅苔白,脈弦。營衛不和,少陽樞機不利。治以調和營衛,和解少陽。方宗小柴胡桂枝湯加減。處方:柴胡15克,大棗4枚,清半夏12克,黃芩10克,生薑3片,黨參15克,葛根20克,炙甘草10克,桂枝10克,炒白芍12克,茯苓20克。三付水煎服。二診,藥後症狀大減,頭痛、身體疼痛已消,血壓正常,仍口乾,舌脈同前。處原方再進五付,藥盡病癒。

按:此病例乃河北中醫學院花金芳教授臨床所治病例。患者症狀看似葛根湯證,然觀其舌脈則不然,脈弦知為少陽樞機不利,津液不布之證,故取柴胡桂枝湯加葛根茯苓。從和解少陽,升津舒筋,調和營衛,解表祛邪兼以利濕。方中但用炙甘草者,乃今所用之蜜炙甘草,其用意有二,一取小柴胡湯和桂枝湯中炙甘草能補中益氣,蜜炙而增強甘緩之性,不至於令過於流傳。以防肝木克脾土之患;二者,小柴胡湯入少陽,桂枝湯入太陽,若無甘草之調和,則二方當各行其道,不相接續,今用之使祛邪由少陽始而從太陽出,乃六經相承。故此方中炙甘草之效實為精妙也。

上三個病案皆選用柴胡劑加減,然而方中選用的甘草卻因選效不同而炮製各異,此當說明中藥的炮製於臨床中的重要性。

上一篇:成語“如法炮製”來源於中醫藥專用名詞

下一篇:

相關

站內直通車

保健養生信息豐胸減肥名醫藥材書籍新聞文化偏方拔罐膏藥刮痧火療氣功推拿藥茶藥酒藥浴針灸美容老年育兒男性女性疾病雜症中藥診斷醫案詞典醫院藥粥砭石足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