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醫中醫信息古今名醫當代名醫

張作舟

張作舟

一、生平簡介

張作舟,原名希曾,回族,1923年7月7日生,北京市人。他受家庭薰陶,自幼酷愛岐黃醫術。未及弱冠,拜京城名外科中醫哈銳川門下學習瘡瘍四載。其間除背誦外科經典及本草歌訣諸書外,還細心觀察揣摩老師的高超醫道,為其掌握中醫丹膏及各種外用藥煉熬調配方法打下基礎,為提高中醫理論水平。張老於1939~1941年入孔伯華老大夫主辦的“北京國醫學院”深造,系統學習中醫經典和大小方脈。1941年經北京市衛生局考試及格,取得中醫內科醫師資格。嗣後即以中醫內外科懸壺京城.1945年又與先輩同仁一道自發成立了“中國醫藥學會”,定期相聚在施今墨老大夫診室,座談切磋醫藥學術及臨床經驗,後因當局政府明令不經社會局批准不許私自集會而自行解散。但張老仍熱心中醫事業,在此期間擔任中醫公會小組幹事,為同仁們的公益事務和醫術研究頻頻奔走。1949年,張老應“華北國醫學院”邀請。從事該校的教學和校務工作.當時正值全國解放初期,學院由中央衛生部接辦改名為“北京中醫進修學校”,招收本市的中醫師及各省市選送的中醫學習,學員畢業後大部分分配到全國各醫療衛生單位或組織聯合診所。在黨的大力發展中醫的政策方針指導下,中央衛生部決定招收全國五大行政區有條件的青年中醫師進一步深造,運用現代醫學手段研究中醫.以達“他山之石·可以攻玉”之目的,1952年,張老考人北京大學醫學院醫療系,系統學習了五年西醫,為其在以後的醫教研工作中,將中西醫兩法融匯貫通,靈活運用打下了良好的基礎。北醫畢業後在北京中醫醫院任主治醫師期間,張老刻苦鑽研皮膚外科.頗得其精要。又拜趙炳南老大夫為師,參加整理編寫了趙老大夫的臨床經驗,與他人一道寫成《趙炳南老大夫臨床經驗集》。1970年張老調到北京第二醫學院任教,任副教授,負責中醫系的教學工作。1983年又中國中醫研究院廣安門醫院皮膚科晉升為主任醫師,擔任院專家諮詢委員,還兼任中國中西醫結合學會理事,北京中醫藥學會常務理事,皮外科學術委員會主任委員,全國外治法學會副主任、《北京中醫》雜誌、《中級醫刊》編委等職。1990年經國家兩部一局審批,被確定為全國500名著名老中醫藥專家之一,並獲得國務院授與的政府特殊津貼。

二、學術特點

1.注重整體觀念,調理脾胃為要

張老認為,皮膚疾患其症雖形於外,但其內與臟腑經脈通連,是臟腑經脈疾患的外在表現,故其病本於內,治外而不治其內,非其治也。張老在臨床診病時,非常重視整體觀念,強調體表和臟腑的聯繫,觀其外而察其內,四診合參,辨證施治。他常說,皮膚腠理是肌體的重要組成部分,許多皮膚病也反映了臟腑的病變,如粉刺,雖表現在面部或胸背部起皮疹,究其病因常與肺胃蘊熱有關,故清解肺胃之熱,則皮表之粉刺會自然消退。張老治療皮膚病,十分重視後天與先天的關係,脾氣健運,肺衛亦得以宣發而起到熏膚、充身、澤毛的作用,若脾氣虛肺衛不固,則風邪侵襲而見風團;水液代謝失常,溢於肌膚則見水皰濕疹,脾胃虛弱肌肉失養,則出現皮膚乾枯脫屑等。在臨床上,張老擅用四君子湯、除濕胃苓湯、逍遙散等方劑,益氣健脾,調理中焦,靈活套用,莫不奏效。張老曾治療一例發病4年之久的系統性紅斑狼瘡病人,該患者持續發熱多時,關節疼痛,尿蛋白(+++),以擬益氣養陰,助後天以養先天,方用四君子湯佐以熟地、白芍麥冬之品,堅持服藥半年後,病人能從事正常工作,尿蛋白(+~±),偶見陰性。異位性皮炎,是具有遺傳傾向的一種變態反應性皮膚病,與濕疹相似,但病情更頑固難愈,其內因常由先天稟賦不足所致。張老治療本病時,重視全身症狀與局部皮損的關係,堅持補後天以養先天,遵循“治濕不理脾胃,則非其治也”之理,健脾理濕,補中有瀉,瀉不忘補,在使用除濕之品時,慎用苦寒,多採用甘淡滲濕藥物,免傷胃氣,並配以消風活血之品,使中焦強健,氣血調和,則虛邪自退,疾病向愈。

2.維護正氣為要,祛邪留有餘地

人體所患疾病,總是先有虛,再有邪,病邪之所以侵犯肌體,總因正氣不足,皮膚病亦是這個道理。在診病過程中,若身體某一部位虛損,治療中應以扶正為先,切不可一味攻邪,即使一時邪盛,也要注意祛邪而不傷正,中的即止,否則易犯虛虛之戒。張老運用扶正法治療那些棘手的頑固性皮膚病,往往取得較好的效果,他曾治療一例尋常型天皰瘡患者,來診時已發病一年余,周身散在黃豆大小水皰及糜爛面,口腔多發深在性潰瘍,口渴引飲,心慌氣短,舌質暗紅苔白,脈象沉細,當時患者已口服強的松6片/日,張老分析為:此乃濕毒聚集不散,余邪未清,然病程日久,纏綿難愈,氣陰久耗,津液大傷,治療當以益氣扶正養陰為先,佐以除濕解毒,投以黃芪太子參黃精健脾益氣;熟地、麥冬、沙參滋陰養血;輔以蒼朮澤瀉青蒿甘草除濕清熱。患者堅持服藥後,正氣漸復,余邪自退,皰疹無以發生之地,強的松已減至每日半片。病情穩定後,再擬扶正健脾法,培補後天,使全身症狀及局部皮損逐漸改善,遂使頑疾得除,觀察一年余,未見復發,現患者已正常工作。

張老強調,用藥當慎重,以不傷人之正氣為先。治療濕疹等滲出性皮膚病時,他告誡學生,其皮損中滲液不可一概視為濕熱之邪,而屬體內津液一部分。脾胃運化失職,氣化不利,遂致胃不游溢精氣歸脾,脾不轉輸水精歸肺,水液瀦留,迫津外溢,津隨氣行,氣虛則津液外泄,所以治療時,不可使用苦寒峻猛之品,當以調理脾胃為根本,祛邪而不傷正,氣充則津液內守。有一例慢性濕疹患者,雙手反覆起水皰、作癢3年,面色蒼黃,屢治不效,張老認為患者為脾虛不運,水濕內停,泛於肌膚,治療以黃芪、黨參白朮茯苓、澤瀉、車前子白茅根等健脾利濕而不傷陰。皮疹消退後,改服參苓白朮丸以鞏固療效。

3.推崇《外科正宗》,力主中西醫結合

張老早年雖考取中醫內科醫師資格,但始終偏愛皮外科業務。在中醫古籍文獻中,皮科隸屬於瘡瘍,未見其獨立於中醫學術體系中。張老乃通讀歷代瘡瘍外科群書,對於皮外科的發展及學術特點都潛心加以研究。他從整體觀念出發,著意揣摩其病因病機。對歷代瘡瘍諸家,張老尤為推崇明代陳實功的理論與經驗,更重視陳氏的治學創新精神。他曾對陳實功所著的《外科正宗》進行了細緻人微的分析研究,撰寫了《陳實功與(外科正宗)》一文。張老認為陳氏醫德高尚,不惟名是圖,獻身於拯黎救苦之醫業,崇篤經旨又致力創新,在很多方面都有自己的獨到見解並且注重實踐,強調“發於外而源於內”的整體觀念,在病因方面,提出“百病由火而生”,強調臟腑致病三因理論,重視七情致病,在治療上既注意逐邪治標,更強調扶正求本,攻補均需慎重,須明邪正標本,“諸瘡原因氣血凝滯而成,切不可純用涼藥,冰凝肌肉,多致難腐難斂,必當溫暖散滯,行瘀、拔毒,活血藥用之,方為妥當也”。陳氏內治法自成系統,有法有方,更有護理原則,外治法也頗有建樹,倡導引流及套管術等。陳氏的這種注重實踐創新的治學精神對後代皮外科學術發展有很大影響。張老常告誡我們應精讀細研究《外科正宗》,從中吸取精華。

張老倡導西醫的科學診斷與中醫辨證施治相結合,使中醫皮科猶如一枝奇葩,自立於各科之林。他認為,臨床上辨證是中醫治病的先決條件,而西醫診斷又是治療疾病的前提,提倡臨症應中西醫兩條腿走路,互相取長補短,主張辨病與辨證相結合,治療有科學指標,在西醫診斷明確、中醫辨證清的情況下遣方用藥。如治療系統性紅狼瘡、尋常型天皰瘡等疑難病症,張老皆通過現代醫學的各項生化檢驗指標及病理檢查來明確診斷,驗證其治療效果,並通過科學手總結了治療銀屑病、蕁麻疹、濕疹等臨床經驗。張老認為.要使祖國醫學有所發展,為公眾認可,必須藉助不斷發展的現代科學手段,兼收並蓄一切有利於疾病的康複方法,使眾家之長融為一體,這即是陳實功治學創新精神的體現,也是中醫學發展的規律。中醫、西醫雖然治療手段不同,但對疾病的診斷和治療標準應該統一,才能使中西醫兩者之長充分發揮出來。

4.擅長外治療法,立志劑型改革

張老行醫已一甲子,近四十年來,專攻中醫皮膚科。他博覽眾書之餘,力主創新,特別是在皮膚病外治法及外用藥的製劑方面有深厚的功力。張老認為,皮膚病的治療不同於內科雜病,既要注重內治以調理臟腑,也要強調外治以改善皮膚的病理變化,臨床上有些皮膚病單純使用外用藥治療即可收到較好的效果,如某些癬類疾患、急性濕疹、接觸性皮炎等。內外治法結合,二者不可偏廢。

張老早年從師於北京外科名醫哈銳川大夫門下,即對外用藥的配煉過程深得心傳。在以後的臨床實踐中,他除了對中醫瘡瘍科的病因病理及內外法進行鑽研外,還對各種中藥外用劑型如傳統煉丹、油劑、粉劑、酊劑、熏藥、軟膏、膏藥等潛心研究,曾著有《中醫皮膚科外用藥的改進芻議》等文,對各種中藥外用劑型的優劣之處做了深入、透徹地分析。張老認為傳統中藥軟膏的製作最早是利用動物脂肪和植物油做基質,其滲透性雖好但易腐敗氧化而變質,不易保存,且塗展性差;近代改用凡士林作基質不易變質,塗展性亦好,但凡士林基質滲透性差,不利於藥物的吸收,塗在皮膚上容易形成一層不透氣的薄膜,使皮膚之滲液不易排除而趨於惡化,而且易污染衣物,影響美觀。軟膏是皮膚科最常用的劑型之一,若能改善其藥色、粗糙、粘膩、油污等缺點,不僅可以提高療效,還可起到護膚駐顏的作用。張老查閱了大量文獻資料,結合現代科學知識,親自動手進行實驗研究,提出中藥乳膏製劑原理,並摸索出一套製作方法,配製出一系列治療皮膚病的有效外用藥物,取得滿意療效,深受患者的歡迎。

三、治療白癜風經驗舉隅

張老治療白癜風,多據證從滋補肝腎人手,佐以益氣活血之法,再配合外用藥物,自擬了消斑湯(熟地、當歸何首烏補骨脂菟絲子女貞子、黃芪、白朮、柴胡鬱金丹參防風白芷白花蛇舌草),並根據兼症進行辨證分型治療,取得了滿意療效。張老辨證分為四型:

1.氣鬱型 多因郁怒驚恐所致。該類患者皮損多色白而周圍色素沉著明顯,伴胸脅脹滿,煩燥納呆等症,舌質淡紅、苔薄黃,脈弦細。辨證:肝氣鬱結,精血虛虧。治則:養血舒肝,益腎填精。方藥:消斑湯加減。將方中熟地改為生地,加香附、白芍。脅肋痛者加元胡;舌質紅降者加丹皮、赤芍;月經不調者加益母草

2.氣虛型 多由勞累或憂思過度誘發,邊緣清楚,但周圍色素沉著不明顯,常伴乏力氣短,納差,舌質淡有齒痕,苔白,脈滑。辨證:脾失健運,精血不足。治則:益氣健脾,榮養精血。方藥:消斑湯加減。並須重用黃芪,腹脹胸悶者加枳殼木香;納差者加焦三仙。

3.陰虛內熱型 多由於素體陰虛內熱,虛陽外擾;或因暴曬,毒熱傷及陰血所致。皮損多白中透紅,邊緣清楚,周圍可有色素沉著。多伴有五心煩熱,失眠多夢,口乾目澀等症。舌質紅、苔少,脈沉細。辨證:陰血不足,虛陽外擾。治則:滋陰情熱,養血消斑。方藥:消斑湯加減,將方中熟地改為生地,加丹皮、地骨皮、青蒿。煩燥者加香附、梔子;失眠者加遠志、棗仁。

4.血瘀型 多由於外傷誘發或無明顯誘因,多久治不愈,婦女常伴有月經不調,經血色暗有血塊,或兼症不明顯。舌質暗紅或暗淡、苔白,脈弦或澀。辨證:肝腎不足,血瘀絡阻。治則:滋補肝腎,活血通絡。方藥:消斑湯加減。在方中加入桃仁紅花僵蠶桂枝,皮損頑固不愈、舌質暗紅者加三棱莪術;月經不調者加益母革。

按:張老認為:消斑湯中,熟地、當歸、何首烏柔肝養血;補骨脂、菟絲子、女貞子益腎填精,“乙癸同源,肝腎同治”;黃芪、白朮健脾益氣,補後天之本以充氣血化生之源;又以柴胡、鬱金、丹參行氣活血,防風、白芷疏風祛邪以通絡,另加白花蛇草一味,甘淡而涼,清熱活血利尿,使補中微泄.溫而不熱,補而不膩。再根據本病病因不同,用藥各有側重。如氣鬱型多因肝鬱誘發,肝氣鬱結症狀明顯,即將消斑湯中熟地改為生地,以防肝鬱化火,再加入香附、白芍柔肝解郁滋陰養血;氣虛型多因憂思或過度勞累傷及氣血所致,氣虛症狀明顯,氣虛則血虛,精血生化無源,故重用黃芪、黨參等藥,且去柴胡之辛散,以防傷氣;陰虛內熱型是在肝腎陰虛基礎上虛熱之象明顯者,如皮損潮紅、五心煩熱等,故在消斑湯中加人丹參、地骨皮、青蒿等味,改熟地為生地以清虛熱;血瘀型則多系久治不愈或因外傷誘發,此型患者精血虛虧且經脈瘀滯,氣血不得暢達,故多伴血瘀之象,因此在消斑湯中加入桃仁、紅花活血化瘀,桂枝、僵蠶祛風通絡以行氣血,只要臨證謹守病機,靈活用藥多能獲得滿意的療效。

上一篇:陸永昌

下一篇:張子維

相關

分類導航

保健養生信息豐胸減肥名醫藥材書籍新聞文化偏方拔罐膏藥刮痧火療氣功推拿藥茶藥酒藥浴針灸美容老年育兒男性女性疾病雜症中藥診斷醫案詞典醫院藥粥砭石足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