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醫中醫信息古今名醫明代名醫

談允賢

談允賢

談允賢

談允賢(1461-1556年),明代女名醫,江蘇無錫人。出生於醫學世家,秉承家學,十來歲即攻讀各種醫學典籍。行醫之後專治女流眷屬,治好病人無數。著有《女醫雜言》一書,為較早的醫案專著之一,收載了31例病案,涉及習慣性流產、經病、產後諸疾、腹中結塊諸證。所載病例都是十分成功的案例,一些治療經驗值得後世研究參考。

(一)男性醫婦多無耐

男人和女人所患的疾病,很多情況是一樣的,簡單說,發熱和感冒、高血壓、心臟病、肝病、胃病、肺病、膽病,男女同樣都會患,如同五官、軀體、四肢的病一樣,男女會有同樣的病,治療方法也無大的區別。但是,從生理學上說,男女還有很大不同,有些病是不一樣的。僅以女性而言,像乳房、子宮、卵巢等方面的疾病,是女性特有的。女性的一生中,要經歷月經、妊娠、分娩、哺乳各個階段,會發生月經不調、月經不通、崩漏、帶下、陰腫、陰冷、陰挺、妊娠惡阻、難產、胞衣不出、產後血暈、產後癲狂、產後陰脫等多種複雜病症,很多涉及性和性行為,牽涉身體和行為的私密性,令患者難以啟齒,尤其是面對男性醫生,更是諱疾忌醫,因而貽誤治療。

由於社會思想、傳統觀念和不同的風俗習慣,為女性疾病治療帶來很多障礙,也給醫生特別是男性醫生帶來很多不便。明代著名醫學家龔廷賢在《萬病回春·雲林暇筆》中寫道:一些女性患者不說病情,問也不答,醫生無法詳察病人聲色,無法詳細問診,單憑脈診斷病,很難切中要害。明代著名醫學家張景岳也曾為此苦惱而無奈。他在《婦人規·論難易》中寫道:婦女因鬱悶、偏執、嫉妒、怨憾、心情不舒暢等性格因素,有病不說,或信巫不信醫,害怕吃藥,病情加重了,治療更難了。富貴人家女子,躲在深閨之中,帷幔之內,醫生望而不能,不能觀察病人身體的神、色、形、態的變化;問之不便,不能詢問病人疾病的發生與發展過程,症狀表現和與疾病相關的情況;聞之不易,不能辨別病人的聲音和氣味的變化;切之不準,僅憑隔著綿帕號脈,即使神醫也不靈。

男性醫生還要有自我保護的意識,凡是診治婦女及孀婦尼僧人等,必須有侍者在旁,然後人房診視,若無有人陪伴,醫生儘量不獨自診治。對於產婦,治療起來更為困難,產房為男性醫者的禁地,不得擅入,如果須診視產婦,要有患者家人在場,防止說不清道不明的事情發生。

(二)女醫醫女兩相宜

談允賢的生平事跡、學醫經歷,在《女醫雜言·自序》中做了自我介紹。

談允賢的祖父名談復,字采芝,常以醫藥救濟窮人,而自家衣食常匱乏,行醫所得全部施捨給窮人,得贈“奉政大夫、南京刑部郎中”的封號。他的兒子談經、談綱皆履仕途。談經是談允賢的大伯,天順四年(1460年)中進士,官至戶部主事;父親談綱,成化五年(1469年)進士,授南京刑部主事,後任職萊州郡守。談氏家族從談經、談綱開始,便“以儒鳴於錫”。因談經、談綱的官位顯赫,才使他的父親談復得贈封號。

談綱在刑部任職時,把父母接到任上奉養,此時談允賢還是孩童,父親常讓她背誦五言詩、七言詩和《孝經》上的篇目,以給飯桌上的人佐助飲興。談復因兒子都步人仕途,他的醫術沒有傳人了,見孫女談允賢甚聰慧,才決定讓她放棄學習女人必會的紡織、刺繡、縫紉等手工,專門學習醫學,以使醫門香火不斷。談允賢從十來歲開始讀醫書,學習非常刻苦,常常“晝夜不輟”地攻讀《難經》《脈訣》等醫典。祖母茹氏見孺子可教,便給她講解醫書大義。對一些疑難問題,她隨時向祖母請教,直到弄懂弄通為止。在祖母的言傳身教之下,她的醫學理論水平迅速提高,只待一展身手。

談允賢出嫁以後,經常得病,每次請醫生來診治前,她都要先給自己診斷,以驗證醫生的診斷。醫生開的藥方,她也要反覆斟酌妥否,抓來藥後她要親手查驗,檢查藥的質量,斟酌是否可用。後來,她生了三女一子,這幾個孩子常鬧病,她不請別的醫生看病抓藥,只請祖母診治,向祖母學習診治兒病的方法。她通過自己以身試藥,觀察醫生診病用藥,向祖母學習治病方法等。她對診病用藥有了更深的體驗和認識。

祖母臨去世前,將平生所積累的醫方、醫書和治藥工具,親自交給談允賢,對她說:“把醫術傳給你,我死也瞑目了。”談允賢拜而受之。祖母的去世對她打擊很大,因過於悲痛,一病不起,奄奄一息地熬了七個多月,家人私下裡為她準備後事,她在病中渾然不知。一天,她在昏迷中夢見祖母對她說:“汝病不死,方在某書幾卷中。依法治之,不日可愈。汝壽七十有三,行當大吾術,以濟人宜母。 .她從夢中驚醒,強行爬起來檢方調治,很快就痊癒了,她也驗證了祖母藥方的靈驗。

她奇蹟般地起死回生,而且是自己治好的,她的名聲很快傳開了,一些熟悉的女流眷屬,那些不屑於請男性醫生治病的婦女,絡繹而來,經她診治的女性患者,往往獲得奇效。

談允賢50歲時,她自感離祖母說的可活73歲已為期不遠,她要抓緊時間編一部醫書,她把過去祖母所教和自己積累的經驗進行整理,編寫成《女醫雜言》,由其子楊濂抄寫付梓.約於正德六年(1511年)首刊,萬曆乙酉年(1585年)由其侄孫談修重刻。

(三)女醫雜言乃真言

《女醫雜言》收載病案31例。患者均為女性,所治療的病證中,除部分內、外科疾病外,多是婦科病,包括習慣性流產、月經不調、產後諸疾、腹中結塊、血崩、不孕等病證。病人年齡最大69歲,最小的6歲,育齡婦女占多數。

案例一 有一個19歲女子,脖子兩邊患癧瘡。談允賢通過灸翳風肩井天井、肘尖穴,癧瘡的膿遂發出來了,癧瘡很快治癒。

她曾治療一個患纏腰龍被誤作肚癰而開刀的病人,肚癰即腹皮癰,是生於腹部皮里膜外之癰瘡。有一個富家女孩,12歲時小腹出現硬塊,正好處於丹田位置。醫生誤認為是肚癰,就開刀治療,但七年過去了,膿水依然不乾。到1 8歲時,她的兩頸和腰上皆生腫塊。談允賢細詢問其原因,判斷是纏腰癧,就是現在俗話說的纏腰龍,她遂灸一十二穴並配合藥物治療,硬塊漸消,因以前誤開刀所留下的瘡口也癒合了。談允賢用灸法和藥物治癒了纏腰龍。

談允賢治癒一部分皮膚病患者,有腿和大腿骨生火丹的,有全身長瘡癩的,有女孩鼻子成“荔枝鼻”的,有臉上、耳朵和頸部患“風癢’’的等。經過她的診治,這些患者的皮膚病治好了。

男性醫生治療婦科病的不便,上文已有所述,而女醫生治女性之病,以女人之性氣度女人之性氣,猶如以夷制夷,攻無不克。談允賢以自己的女性優勢,治癒了一些婦女所患的慢性疾病,如食物泄瀉、反胃、慢性咳嗽、失眠、虛熱、厭食等症,也治癒了一些婦科疾病,如經期流血、習慣性流產、不育、帶下、產後虛弱等症。

案例二 有個53歲的婦女,因經事不調,元氣甚弱,息了氣血俱虛之症。談允賢診脈發現,心經脈甚浮洪,是因勞碌過度導致傷心。談允賢認為,心乃一身之主,心火動經事,心火被激起,因而月經紊亂。她用歸珀丸來治療,該藥的主要成分是當歸琥珀,當歸以補血,琥珀以作用於氣,調節心臟能量,經過調理,這位婦女的身體得以恢復。

案例三 有個38歲的婦女,開始時連續三個月月經血量過多,隨後轉成血淋,尿血或尿中夾血,三年服藥無效。談允賢詢問得病原因,患者回答說:家裡以燒窯為業,丈夫出去運送磚瓦,每天運到二更才止,偶因經事遂成此症。談允賢認為是“勞碌太過”。遂用補中益氣湯,一則補氣健脾,一則升提中氣。患者身體逐漸恢復後改用大補陰丸,以滋陰降火,治療陰虛火旺,患者逐步治癒。

案例四 談允賢曾治癒一些因家庭變故、不育、多育等原因引起的病例。例如有個婦女,生了四個孩子後,十年沒有生育,整日憂愁鬱悶,患了白淋、下腹部不適、尿頻、尿急,尿液像淘米水。談允賢詢問其原因,得知女子的丈夫經常宿娼,夜不歸宿,偶然回家,又趕上妻子經期,其夫又不節制,多耗氣血,遂成白淋。還有一個38歲的婦女,已生十胎。後又懷孕,又不願生下孩子,自己服藥墮胎,沒想到惡露不淨,差點死掉。

諸如此類,女患者難以向男性醫生啟齒的病因、病情,經談允賢耐心細緻地詢問,患者道出心中的秘密,而她根據病情,對症下藥,往往能手到病除。

上一篇:明代名醫吳又可

下一篇:

相關

分類導航

保健養生信息豐胸減肥名醫藥材書籍新聞文化偏方拔罐膏藥刮痧火療氣功推拿藥茶藥酒藥浴針灸美容老年育兒男性女性疾病雜症中藥診斷醫案詞典醫院藥粥砭石足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