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醫中醫信息古今名醫周漢晉名醫

鮑姑

鮑姑

鮑姑

鮑姑,名潛光,東晉上黨(今山西省長治)人,西晉懷帝永嘉三年(309)生於東海(今江蘇鎮江一帶);廣東南海太守鮑靚之女,醫家葛洪之妻。她繼承了父親和丈夫的醫術,加以鑽研,醫術愈加精湛。她長期在南海、番禺、廣州、惠陽、博羅等地行醫採藥,深受民眾的愛戴,被稱為“鮑仙姑”。鮑姑曾在廣東越秀山下居住,留下一屋一井。後人稱此井為“鮑姑井”,又在舊址建立一座道觀,稱為“越岡院”,明朝萬曆年間重修後改名為“三元宮”,內仍有鮑姑殿並供奉其塑像。

鮑姑是我國歷史上第一位女施灸家。她很可能參與創作了葛洪的《肘後方》,尤其是其中對艾灸經驗的總結。鮑姑以治贅瘤與贅疣聞名,她因地制宜,就地取材,以當地盛產的紅腳艾進行灸治,取得顯著療效。“每贅疣,灸之一炷,當即愈。不獨愈病,且兼獲美艷。”《粵秀山三元宮歷史大略記》石碑刻載:鮑姑“有贅艾(即紅腳艾),藉井泉及紅艾為醫方,活人無算。”

跟著丈夫葛洪學針灸

鮑姑18歲那年嫁給葛洪(自號抱朴子)為妻。葛洪是一位自幼家境清貧、以砍柴換紙筆而苦學成才的學者。他多才多藝,精研詩文,尤擅醫學,能運用針灸治療疾病,效果特佳,聲名遠揚,因此請他看病的人一年四季絡繹不絕。鮑姑見丈夫忙得不可開交,也下決心學醫,以便能作為丈夫的助手,幫著替人治病。她找來葛洪抄錄收藏的《黃帝內經》、《黃帝明堂經》、《針灸甲乙經》等古代醫學書籍,手不釋卷,朝夕披覽,遇到疑難問題便向葛洪討教,因而鮑姑的醫術進步很快,也練得一手好針法。後來,鮑姑醫術高超,尤其精於灸法。

葛洪和鮑姑合著《肘後備急方》談灸法

針灸是中國古老的傳統療法。針灸療法至遲在春秋戰國時期即已運用,漢晉之際臻於成熟,並出現了《黃帝內經》、《難經》、《針經》等關於針灸方面的論著。特別是西晉皇甫謐撰寫的《針灸甲乙經》,其對針灸療法和各個穴位作了詳盡的記載,被譽為我國目前保存最早、最為重要的經典之作。但事實上,這部著作偏重於針,而略於灸,對於灸法的記載十分簡略。

鮑姑丈夫葛洪撰著的《肘後救卒方》(又名《肘後備急方》)專重於灸法,全書109條針灸醫方中,灸方就占了99條。該書還對灸法的操作方法、注意事項和療效等都作了詳盡的論述,是我國早期最重要的一部側重灸法的專著。可見,鮑姑擅長灸法並非偶然。實際上,葛洪的精力主要不在於針灸,而鮑姑則畢生致力於灸術,因此,與其說鮑姑的灸法得力於葛洪,不如說《肘後備急方》是他們夫婦同心合作的產物,甚或更多地滲透了鮑姑的心血。

以醫治贅疣為絕招,並治療多種疾病

鮑姑醫道中最為人稱道的是她醫治贅疣的絕招,傳說中也說她治療贅疣有奇效。疣指皮膚上長的瘊子。據《鮑姑祠記》載:鮑姑“用越岡天產之艾,以灸人身贅瘤,一灼即消除無有,歷年久而所惠多”。<羊城古鈔》在提到鮑姑醫術時也說:“每贅疣,灸之一炷,當即愈。不獨愈病,且兼獲美艷。”《粵秀山三元宮歷史大略記》更稱道鮑姑“藉井泉及紅艾為醫方,活人無算”。紅艾是越秀山下遍地可采的常見藥材,鮑姑就地取材,用灸法施治,簡便易行、神奇靈驗,深受廣大患者歡迎。

鮑姑一生不辭辛苦,經常跋山涉水、四處行醫採藥。據《西華仙籙》記載:苹花溪一帶“嘗有老姥采苹其間,莫測所自來,問之,日:‘吾鮑姑也’’’。《羊城古鈔》記載:鮑姑“多行灸道於南海”,廣州、番禺、惠陽、博羅等地也常見她的蹤跡。

鮑姑的醫學思想具有民眾性,藥品用的是廉價易得之品,治療技術也力求簡易。例如,對古代針灸技術,鮑姑只提倡用灸療法,因為針術非一般患者所能掌握,而灸針則人人可做。她與丈夫葛洪同樣提倡用大豆、牛乳、松節、松葉等來治腳氣病。現代化學分析結果表明,這些藥物中包含較豐富的維生素C,用其治療腳氣病效果很好a再如,為治瘧疾病,鮑姑曾經施用青蒿治療法,其方法是將“青蒿一握,以水二千漬,盡服之”。現代研究表明,青蒿中含有青蒿素,而青蒿素是一種新型的、優質的治瘧疾特效藥。與以往的奎寧、氯喹等不同,青蒿素對於惡性瘧疾,特別是腦型的惡性瘧疾,以及對氯喹等具有抗藥性的瘧疾均有理想的療效,它的臨床套用是現代抗瘧史上的一個突破。鮑姑還常採用大量生長在廣東苹花溪一帶的苹。苹也叫田字草,多年生水草,其莖橫臥在淺水的泥中,四片小葉組成一複葉,像“田”字,故得名。多年苹可除熱解毒、抗菌、抗瘧、利小便、消水腫,主治跌打損傷、目赤翳膜、口舌生瘡、蛇咬、吐血等症。

鮑姑還熱心傳授醫術,以幫助更多的患者解除病痛。<羅浮山志補》提到,她曾向葛洪的徒弟黃野人傳授醫道,黃野人乃以擅治外科瘡瘺遠近聞名。《太平廣記》所記鮑姑身後四百多年化為乞食老婦向崔煒傳授灸法的傳說,也曲折地反映了鮑姑醫術歷代相傳的情況。直至明清,還有人留下“我來乞取三年艾,一灼應回萬古春”的詩句。

中國最早套用種痘術

英國李約瑟博士說:“種痘術(防止出天花),通常未被認為是起源於亞洲的一種方法。雖然如此,關於這種方法的最早記載卻是對一位道姑的夢的描述,她或許是按照交感術的某種原理,將天花瘡漿注入被接種者的鼻黏膜,至今蒙古人仍在採用這一方法。……但它的確對於個人起了保護作用。鮑姑在一千七百多年前,施用簡便接痘術,預防當時認為很可怕、不予治癒的‘天花’病。鮑姑之所以採取種痘術來預防當時不能治癒的‘天花’病,是因為她與葛洪同樣認識‘天花’傳染病的病狀過程,即:發病時,全身包括頭部都長瘡,不多久就遍及全身,全身發紅似火,隨後瘡里灌膿變白,如不很好治療,大多死亡;如果不死,病癒後,留下瘡疤並變為金色。為此,鮑姑採用這種痘術來預防當時認為最為可怕與難治的傳染病‘天花’,確實有著不小的貢獻。”

鮑姑¨救死扶傷”的精神永存

鮑姑“活人無算”的神奇醫術和救死扶傷的精神,深受後人敬仰,在她曾經行過醫的地方,多處鑿井築庵以示懷念。其中廣州越秀山下的越岡院,經明代翻修後改名為三元宮,清乾隆四十五年(1780)又在此為鮑姑建祠設像。在鮑仙姑殿前還有一座古屋,相傳鮑姑曾經在此居住。屋旁的一口古井,因當年鮑姑“藉井泉及紅艾為醫方”替人治病時用過,故稱為鮑姑井。歷來野史小說、地方志,以至於民間口頭,都流傳著不少關於鮑姑的神奇傳說,人們遇到疑難病症也常愛到鮑姑祠前燃香祝願。清嘉慶十七年(1812),在三元宮道觀內還樹起一塊鐫有道家練功兼針灸穴點陣圖像的石碑,據說曾被用作傳授氣功和針灸術的教具。這正象徵著鮑姑的崇高精神和神奇醫術在不斷發揚光大。

上一篇:義妁

下一篇:

相關

分類導航

保健養生信息豐胸減肥名醫藥材書籍新聞文化偏方拔罐膏藥刮痧火療氣功推拿藥茶藥酒藥浴針灸美容老年育兒男性女性疾病雜症中藥診斷醫案詞典醫院藥粥砭石足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