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醫中醫信息古今名醫周漢晉名醫

文摯

文摯

文摯,戰國時代名醫。原籍為宋國,約生於公元前4世紀至公元前3世紀初年。關於他的生平事跡,正史無傳,其生平事跡,僅《列子》和《呂氏春秋》有片斷記載,後世的《醫說》《歷代名醫蒙求》《古今醫統》及《古今圖書集成·醫部全錄》等書,略有所載,其事跡大多引自上述兩書。

(一)文摯激怒齊閔王

《呂氏春秋·至忠篇》記載了這樣一個故事:戰國時代的齊閔王(前301-前279年在位)患病,整天愁眉不展,鬱鬱寡歡,茶飯不思,坐臥不安,焦慮激動,緊張不安,痛苦難熬,不能自拔,渾身不適,度日如年。多方醫治無效,便請宋國名醫文摯來診治。

文摯到了齊國,詳細診斷後,知道齊閔王的病非藥可治,只能激怒於他,讓他把心中的怒火、憤懣、鬱悶發泄出去,才能去除病根。但是惹他生氣,無異於虎口拔牙、太歲頭上動土,因為“天子之怒,伏屍百萬,流血千里”,這可不是鬧著玩的。他對太子說:您父王的病定能治好,治病雖不成問題,但是國王的病治好了,我就得被殺頭。

太子問:為什麼?文摯回答:如果不激怒國王,病治不好;如果激怒國王,我就會被殺了。

太子磕頭祈求,打保票地說:治好國王的病,我和母后捨命求情,看在我們母子的份兒上,國王不會對您治罪,您的生命安全完全沒問題,請您放心。

文摯被太子的真誠所感染,決定給齊閔王治療。他說:好吧,我就豁出命為國王效勞啦!

文摯跟太子約定時間,前去給齊王看病,到時卻沒去。又約定一個時間,到時候又找了個藉口,還是沒露面。第三次跟太子約好時間,最後連個人影也沒見著。

齊王可是說一不二的人,齊國的人誰敢和他說個不字,連六國的國君也怕他三分,一個小國的醫生,架子還挺大,說來不來,言而無信,這不是戲弄自己嗎?再說了,治癒寡人,要錢,要官,要地,要什麼都沒有問題!竟敢如此蔑視寡人。他還沒見著文摯,肺都快被氣炸了。

三次失約後,文摯終於姍姍而來。一進門,既不下跪,也不施禮,一句客氣話也沒有,鞋子不脫就踏上齊王的睡榻,泥腳踩著齊王的龍袍,傲慢地詢問齊王的病情。齊王從來沒見過這么不懂事的人,氣得扭過頭去,不搭理文摯。

文摯見齊王氣得鼓鼓的,藉機再燒一把火,他當著群臣的面,把齊王痛罵一頓:你是個昏君,剛愎自用,驕橫跋扈,窮兵黷齊國,亡無日矣。

齊王忍無可忍,像獅子一樣從床上躥起來,咆哮道:大膽奸人,竟敢以下犯上,辱罵寡人,來人吶,把這個奸賊綁起來!

齊王大發雷霆,心中的怒火發出來了,他的病居然好了。

(二)文摯“透視”龍叔

《列子·仲尼》記載了這樣一則文摯“透視”的故事。 龍叔對文摯說:“您的醫術很高超。我有疾病,您能治好嗎?”文摯恭敬地回答:“一切聽從您的吩咐。請先談談您患病的症狀。”

龍叔說:“我的家鄉有了榮譽,我不以為榮;國家遭到毀滅,我不以為辱;獲得東西而不歡喜,喪失東西而不憂慮;視生如死,視富如貧,視人如豬,視己如他人。住在自己家裡,好像是在旅舍;看我自己家鄉,好像是僻遠蠻荒之國。這種種病症,爵賞不能勸止,刑罰不能威服,盛衰利害不能改變,喜怒哀樂不能移易。因此,就不能服事國君,交結親友,管教妻兒,役使奴僕。這是什麼病呢?什麼藥方能治好它呢?”

文摯便吩咐龍叔背朝光亮站著,他在後面順著光線仔細觀察。過了一會兒,文摯驚叫道:“呀!我看見您的心啦!心已經空虛了。幾乎要成為聖人啦!您的心中,六孔已經流通,只有一孔沒有暢通。現在您把這種聖人的智慧當作疾病,或許就是由於這一孔尚未暢通的原因啊!這絕非我淺陋的醫術所能治癒的。"龍叔不知說什麼好了。

(三)文摯對話齊威王

1973年,長沙馬王堆漢墓出土了1 5種醫書,其中的竹簡》十問》中,有一篇文摯與齊威王的問答,講的是養生之道,這為零散的文摯資料又增添了可貴的一筆。

齊威王(前378-前320年)是戰國時期齊國國君,前356-前320年在位。即位之初,日事酒色,不理政事,以致韓、魏、魯、趙等國入侵,出現了“諸侯並伐,國人不治”的局面。但他虛心納諫,振作精神,決心“不飛則已,一飛沖天;不鳴則已,一鳴驚人”。他進行政治改革,修明法制,選賢任能,賞罰分明,國力日強。齊威王晚年,齊國成為諸侯國中最強盛的國家。他以善於納諫用能、勵志圖強而名著史冊。

竹簡《十問》寫道:“文執(摯)見齊威王,威王問道焉,日:‘寡人聞子大夫之博於道也,寡人已宗廟之祠,不暇其聽,欲聞道之要者,二三言而止。’”意思是說,我聽說你精通養生之道,現在我繼承了王位,主持國政,沒閒暇時間聽你講解醫理,就想聽養生

之道的要點,你用三言兩語概括就行了。從“寡人已宗廟之祠”一句看出,在齊威王繼承王位後接見了文摯,時間在前356年或之後。

文摯聽了齊威王的詢問,回答說:“臣為道三百編(篇),而臥最為首。"這說明,文摯精通醫理,並有深入研究,已有三百篇醫論,他認為,養生理論、方法眾多,而首先是重視睡眠。威王繼續問道:“你陳述一下,臥時吃什麼好?”文摯答日:“醇酒毒韭。"就是醇厚之酒和繁茂之韭菜。

齊威王追問道:“你為何重視服食韭菜?”文摯回答說:韭菜在地里生長長久,多得天地之精氣,割了又長,生命力頑強。故名日韭菜。服食韭菜能使體虛膽怯之人壯實強悍,使入耳聰目明,筋骨強壯,疾病興不起來,所以說韭菜是百草之王。

齊威王又問:你為何重視酒啊?文摯回答說:酒集五穀之精靈之氣,喝人以後流布全身,不待臥而酒也能深入全身各部肌理,所以說酒為百藥之長。

威王反問:春天因飲食不適引起腹瀉,用韭菜以安臟腑,為何都是韭菜與雞蛋配而不用酒呢?文摯說:雞在禽類中屬陽性,雞蛋能補益人體。

威王又問:你為何那么重視睡眠?文摯解釋說:睡眠是人類的需要;人必須吃食物才能生存,必須依靠睡眠才能生長發育和成長;睡眠能促使食物消化,長期熬夜不眠或失眠,就會積食不化;睡眠能消除疲勞,恢復精力,一晚不睡,多少天體力都恢復不過來,每個懂得養生之道的人都重視睡眠。

上一篇:醫緩

下一篇:義妁

相關

分類導航

保健養生信息豐胸減肥名醫藥材書籍新聞文化偏方拔罐膏藥刮痧火療氣功推拿藥茶藥酒藥浴針灸美容老年育兒男性女性疾病雜症中藥診斷醫案詞典醫院藥粥砭石足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