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中醫常識中醫文化醫藥典故

李東垣與元好問的生死之交

公元1233年的汴京城,一如靖康年間。城內皇帝戰戰兢兢,城外鐵騎馳騁縱橫,平民百姓流離失所。所不同的是,城內的皇帝,已經從北宋的徽、欽二帝,換成了當年馳騁縱橫的金人的後代,而城外的蒙古鐵騎,卻比當年的金人更兇悍許多。

亂世相逢 不懼流年

由於長期圍城,且汴京地勢低洼,城中早已滿目瘡痍:疫病流行,守軍毫無鬥志,百姓流離失所。當時的名醫李東垣(李杲)雖全力救治疾病,但一人之力,能有幾何?看到此種情景,金哀宗為了避免徽、欽二帝故事重演,棄城而逃。隨後,城中守將開門投降,金朝都城陷落。蒙古軍入城後,將部分金朝舊臣遣往山東。

在遣返人員中,有兩人結伴而行,建立了深厚的友誼,直至以生死相許。這兩個人,就是金元四大家之一的“補土派”開山鼻祖李東垣和“一代文宗”“北方文雄”元好問。從此,這兩位大宗師開始了長達六年的生死之交。在《傷寒會要序》中,元好問記載了兩人之間的這段友誼:“壬辰之兵,明之(李杲的字)與予同出汴梁,於聊城、於東平,與之游者六年。”

志同道合 惺惺相惜

在這次兵荒馬亂的遣返中,這兩個醫學和文學上的大宗師能夠結伴而行,並建立生死相許的友誼,其實是有著深厚的基礎的。

李東垣出生於富豪之家,從小培養了深厚的文學氣息。李東垣的啟蒙老師是大文學家王若虛和書畫家馮璧,並且王若虛還是李東垣的舅舅。在學醫之前,李東垣就是知名儒生,家中的文人學士高朋滿座。

元好問出生於詩書世家,“家舊所藏多醫書,往往出於先世手澤”(元好問《元氏集驗方序》)。元好問的叔叔元格沒有兒子,元好問從小就被過繼給了元格,元好問能成長為一代文學家,全因叔叔元格的悉心栽培。元好問21歲時,元格因“疽發於鬢”,被庸醫誤治而去世。這件事對元好問刺激很大,使他從此精心專研家中醫書,成為一代儒醫。物以類聚、人以群分,共同的愛好是李東垣和元好問建立友誼的基礎。

李東垣和元好問結伴而行的六年,是兵荒馬亂的六年。這六年之中,生靈塗炭,遍地血腥,元好問《壬辰十二月車駕東狩後即事》曰:“慘澹龍蛇日鬥爭,干戈直欲盡生靈。高原水出山河改,戰地風來草木腥”;這六年之中,白骨露於野,殺人亂如麻,百姓背井離家,生不如死,元好問《北渡》詩曰:“白骨縱橫似亂麻,幾年桑梓變龍沙。只知河朔生靈盡,破屋疏煙卻數家”;這六年之中,改朝換代,天翻地覆,《癸巳五月三日北渡》詩曰:“道旁僵臥滿纍囚,過去旃車似水流。紅粉哭隨回鶻馬,為誰一步一回頭”。然而,正是在這樣朝不慮夕的艱苦環境中,李東垣和元好問兩人互相幫助,互相扶持,共渡難關,最終成了生死相許的摯友。

各有所長 相得益彰

李東垣和元好問結伴而行的六年,也是兩人分別奠定其在醫學史和文學史上崇高地位的六年。

雖然李東垣早年在張元素處學得了高深的醫術,但由於他出身於富豪之家,衣食無憂,並不以治病救人為業。也就是說,在此之前,李東垣空有一身醫學理論,但醫學實踐並不豐富。所謂“熟讀王叔和,不如臨證多”,在高度重視實踐的醫學行業,在沒有大量實踐的情況下,李東垣無論如何也算不上醫學大家。金朝滅亡,改朝換代,李東垣原有的家境富庶、衣食無憂都隨之消失。從此以後,李東垣才真正以醫為業,謀取生路,有了豐富的臨床實踐經驗,為日後寫下不朽的醫學著作,成為“補土派”創始人打下堅實的基礎。

在汴京陷落以前,元好問也是過著富足的生活,與底層社會接觸不深,文風也較為輕浮。在與李東垣結伴而行的六年,元好問得以目擊時艱,悲憤填膺,文風大變,寫了不少反映現實的作品。這時期的作品也是他一生藝術水準最高的作品,從而奠定了他“一代文宗”的地位。

在那種千村薜荔、萬戶蕭疏的環境中,有李東垣這樣的醫學大家相伴,元好問的健康問題得到保障。在李東垣的指導下,元好問還完成了自己的醫學著作——《元氏集驗方》。李東垣的主要醫學著作《脾胃論》《傷寒會要》的序言,是元好問作的。有這樣一位大才子作序,可謂錦上添花,李東垣的醫學著作更加顯現出璀璨的光芒。

“問世間,情為何物?直教生死相許。天南地北雙飛客,老翅幾回寒暑。”(元好問《摸魚兒》)很多人將這首詞當作愛情詞看待,其實這何嘗不是李東垣和元好問這對友人之間生死之交的寫照。李東垣和元好問之間的這段生死相許的真摯友誼,足可照耀青史,百世流芳。

上一篇:劉禹錫與《傳信方》

下一篇:

圖文

相關

分類導航

保健養生信息豐胸減肥名醫藥材書籍新聞文化偏方拔罐膏藥刮痧火療氣功推拿藥茶藥酒藥浴針灸美容老年育兒男性女性疾病雜症中藥診斷醫案詞典醫院藥粥砭石足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