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中醫常識中醫文化中醫漫話

王維詩中的陰陽之妙

陰陽理論是中醫學的基礎,有著深遠的歷史積澱,在古代文學作品中亦隨處體現著陰陽之妙。蘇軾稱讚王維的詩是“詩中有畫、動靜相宜”,這是極有見地之論。王維是詩人,也是畫家,他的水墨山水畫簡約洗鍊,蕭疏清淡,頗有盛名。他的詩特別是田園詩,繪景傳神,意境清幽,很似他的畫風。王維多才多藝,還當過大樂丞的樂師;他的詩也善於捕捉和表達生活里的樂感,因而氣韻生動。可以說,王維的詩有色也有聲,有畫也有樂。

他的《山居秋暝》:“空山新雨後,天氣晚來秋。明月松間照,清泉石上流。竹喧歸浣女,蓮動下漁舟。隨意春芳歇,王孫自可留。”好一派山鄉傍晚的秋色。剛剛下過雨,山格外青翠,也格外空靈;明月照著松林,一切靜悄悄。但仔細一聽,泉流石上,潺潺有聲。忽然,竹林作響,原來是浣女回來了;蓮花搖曳,原來是漁舟出動了。於是,一幅寧靜的晚秋圖,由於真切的聲音而栩栩如生了。

王維經常將色和聲、靜和動錯雜而和諧地交織在一起,使他的詩耐看也耐聽。《積雨輞川莊作》:“漠漠水田飛白鷺,陰陰夏木囀黃鸝”,水田漠漠,夏木陰陰,何其寂寥。然而,白鷺在飛,黃鸝聲囀,卻又充滿生機。《謂川田家》開首“斜陽照墟落”,夠靜的了,但接著是“窮巷牛羊歸”,靜中添動,似乎聽到牛羊的叫聲。《輞川閒居贈裴秀才迪》前四句:“寒山轉蒼翠,秋水日潺湲。倚仗柴門外,臨風聽暮蟬。”山靜,水卻在動;人靜,風和蟬卻有聲;相映成趣,動靜陰陽之妙頓顯。

作為音樂家,王維的樂感非常人可企及;他在詩中對聲音的描繪也敏銳而微妙。《青溪》說:“聲喧亂石中,色靜深松里”;《過香積寺》說:“泉聲咽危石,日色冷青松”。一樣是山澗在奏樂,但一因石亂而喧譁,一因石危而嗚咽;喧譁者歡騰,嗚咽者冷峻,無不曲盡其妙。《觀獵》開頭就是“風勁角弓鳴”,然後才是“將軍獵渭城”,未見其人而先聞其聲,以聲之雄偉來烘托人之神勇。一個“勁”字,傳神地表達了大漠中狂風之呼嘯。但緊接著卻是“草枯鷹眼疾,雪盡馬蹄輕”,音調由高昂而輕快,使那位將軍憑空添了幾分瀟灑。這句詩令人想起韓愈的名句“雪擁藍關馬不前”。兩者描寫都情真意切,但韓詩訴之於視覺,王詩訴之於聽覺;訴之於聽覺的,更耐人尋味。

當然,作詩時的王維畢竟是詩人而非音樂家,因此他對聲音的描繪是與他詩的整體意境融洽的。王維的田園詩平靜恬淡,因此他寫動寫聲,往往是為了更靜更幽。例如《鳥鳴澗》:“人閒桂花落,夜靜春山空。月出驚山鳥,時鳴春澗中。”桂花凋謝,其聲甚微,但卻在黑夜中為人感知,正是反襯夜靜、山空、人閒——時間和空間、客觀和主觀都處於寧靜之中。由於這種寧靜,一抹月光也使倦宿之鳥受驚而鳴,那清亮的鳴聲,使萬籟俱寂的月夜更顯得幽靜。《鹿柴》中的“空山不見人,但聞人語聲”,《過香積寺》的“古木無人逕,深山何處鐘”,也有這種“蟬噪林逾靜、鳥鳴山更幽”的境界。

上一篇:嫦娥四號“微型生態圈”中的中藥

下一篇:

圖文

相關

分類導航

保健養生信息豐胸減肥名醫藥材書籍新聞文化偏方拔罐膏藥刮痧火療氣功推拿藥茶藥酒藥浴針灸美容老年育兒男性女性疾病雜症中藥診斷醫案詞典醫院藥粥砭石足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