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中醫常識醫案心得

套用運氣思維治療流感

最近發生的季節性流感符合戊戌年的運氣特徵,即太陽寒水司天、太陰濕土在泉,眼下屬於六之氣,主氣太陽寒水、客氣太陰濕土,歲氣火運太過。“凡太陽司天之政,氣化運行先天,天氣肅、地氣靜。寒臨太虛,陽氣不令,水土合德。寒政大舉,澤無陽焰,則火發待時。”(《素問·六元正紀大論》)正是由於“寒濕之氣,持於氣交,民病寒濕發”,這波流感的臨床症狀大多表現為惡寒發熱(可有高熱),頭身肌肉酸痛,關節腫痛,無汗,咽痛,鼻塞流清涕,早期多咳不甚、舌淡紅,苔薄膩,脈浮緊。也有些患者表現有胃腸道症狀,如胃脘飽脹感或痞滿不適、胸悶、頭重頭沉不清、偶有便溏,口黏,少部分人或有口渴、口苦表現。從運氣分析,大多屬於“寒濕之氣勝”,寒濕困表,尤以頭身困重酸痛為主。此時,正確的治法應該是採用溫散寒濕、發汗解表的方法,代表方如神術湯(《陰證略例》),由蒼朮防風、炙甘草生薑蔥白等組成,觀察發現,該方對於時下流感的早期、症狀較輕者可很快治癒。但是如果頭痛項強、發熱憎寒、頭昏頭重、腰背下肢酸痛腫痛明顯者,同時見有鼻塞聲重,咳嗽者,則需選用《太平惠民和劑局方》的神術散,組成有蒼朮、藁本白芷細辛羌活川芎、炙甘草、生薑、蔥白等。該方發汗退燒、解表祛濕,尤其是解除頭身疼痛症狀效果顯著。如果並見口乾、口苦明顯,舌苔出現黃而乾,就需要仿九味羌活湯(《此事難知》)兩解寒熱或濕熱了。臨床也可見到高熱惡寒身痛,尤以午後為甚的案例,符合“陽明欲解時”,這既是“火運太過”“火發待時”的體現,也是“實則陽明,虛則太陰”的反映。針對此種格局,就需要在溫散寒濕的同時,加用白虎湯清泄陽明,甚或加用小承氣湯順勢通降了。另外,由於終之氣為“太陰濕土加臨太陽寒水”,臨床也可見到發熱惡寒,伴有脘腹脹滿、舌苔膩、便溏的案例,此時就需要合用“卑監之紀運氣方”白朮厚朴湯。

遵循“必先歲氣、無伐天和”之旨,據運氣思維立法選方,療效卓著,茲舉案例如下,以饗同道。

例一:關某,女,68歲,揚州人,2019年1月7日初診。主訴惡寒發熱伴咳嗽10天,當地同時有多人發熱。患者已在當地輸液、口服退熱藥等治療,發熱身痛不退,故來診。刻下症見:怕冷,發熱,體溫:38.6~38.8℃,肩背酸痛,頭痛昏沉,無汗,鼻塞、打噴嚏,流濁涕,乾咳,口乾口苦,胃納不香,夜寐不安,舌苔薄膩質淡暗,脈細浮小緊。根據患者症狀、病位判斷疾病尚在太陽,發病時間符合戊戌年終之氣(太陰客氣加臨太陽寒水),符合“寒濕襲表”運氣病機,故選用《太平惠民和劑局方》的神術散化裁。

處方:蒼朮10g,藁本10g,白芷10g,細辛3g,防風10g,羌活10g,川芎10g,炙甘草5g,黃芩10g,桔梗6g,前胡10g,生薑3片,蔥白3個。3劑。囑在感覺發熱前,隔1小時服用1碗。

患者第三天來診時訴服用上方1劑後汗出熱退,頭痛昏沉及身痛諸症消失,還有稍微地乾咳,後予華蓋散則愈。

按:本案緊扣當下太陰濕土加臨太陽寒水的運氣特徵,抓住寒濕襲表的病機要點,結合臨床症狀分析,本案頭身酸痛症狀明顯,且頭部昏沉,苔膩,胃納不香,顯示“太陰濕土為患更甚”,故選用了溫散發汗、解表祛濕更強的《太平惠民和劑局方》的神術散。該方與《陰證略例》的神術湯相比,更加針對治療“寒濕症象較重”的時下流感。患者口乾口苦、鼻流濁涕的症狀提示有化熱之勢,故故在方中加用了黃芩清解鬱熱,加用桔梗、前胡以宣肺達邪,另外,在服藥方法上,囑患者2次於發熱前服藥,符合“必伏其所主”之意,對削弱病勢起到積極作用,也是不可忽視的因素。如此恰當的組合拳合力而為,才達到藥服1貼即汗出熱退之效。

例二:汪某,女,39歲,南京人,2018年12月29日初診。主訴發熱伴乾咳1周,學校數人同時發熱,經輸液口服抗炎退熱藥無效而求治於中醫。刻下症見:發熱,體溫39.7℃,以傍晚5點為甚,惡寒,無汗,全身肌肉酸痛明顯,尤以四肢近端肌肉為主,偶有咳嗽,咯痰,痰白、清稀、量少,食納可,夜寐安,二便調,舌苔薄白,舌質淡紅,脈浮緊數。結合目前運氣特徵符合寒濕襲表病機,但患者訴於傍晚5點發熱甚,符合“陽明欲解時”,遂予《陰證略例》的神術湯合九味羌活湯化裁。

處方:蒼朮10g,防風10g,羌活10g,川芎10g,細辛3g,白芷10g,生石膏50g(先煎),知母10g,炒黃芩10g,炙甘草3g,陳皮10g,粳米1把。3劑。囑煎煮300ml,分2次在傍晚5點前服用。

患者訴服上方1劑,發熱主症全部消失,上藥再服1貼即愈。

按:本案患者同樣是流感高熱,符合當下太陰濕土加臨太陽寒水的運氣特徵,病機屬於“寒濕襲表”,但是其全身肌肉酸痛明顯的症狀提示寒濕較重。患者於傍晚5時發熱甚,符合陽明欲解時,是“實則陽明,虛則太陰”的體現。此患者病機與前案不同,不僅重感寒濕,同時也符合“陽明欲解時”的特徵。故治療方案做了調整,一方面選用《陰證略例》的神術湯合九味羌活湯,以溫散風寒、發表祛濕,同時又選用了白虎湯(石膏、知母、粳米、炙草)清泄陽明,以利陽明闔降,故藥服1貼即汗出熱退,此案應驗了“順天察運,因變求氣”的精神,提示臨證時要“隨機達變,因時識宜,庶得古人未發之旨,而能盡其不言之妙也”。(汪機《運氣易覽·序》)

以上治驗充分體現了“必先歲氣、無伐天和”的運氣思維。從後案的處方變化中,可以看出靈活變通的重要性。臨證用運氣方並非要一張方打天下。正所謂“順天察運,因變求氣”才是運氣法則的本來面貌。

流感的治療必須儘早解表。大量的臨床實踐證明,只要發汗、祛邪於表,就能迅速截斷疫病傳變,獲得表解熱退的快速療效也就不足為奇了,也引證了“時疫貴解其邪熱”(《瘟疫論》)的要旨。切忌不問病機濫用、錯用、過用寒涼解毒治法,使邪毒被遏,終致纏綿遷延。當下流感之治,必須“本四時”“知日月”“審察病機,無失氣宜”,唯有如此,才能真正做到因時施治,因地制宜。

上一篇:治未病與流感防治

下一篇:

圖文

相關

分類導航

保健養生信息豐胸減肥名醫藥材書籍新聞文化偏方拔罐膏藥刮痧火療氣功推拿藥茶藥酒藥浴針灸美容老年育兒男性女性疾病雜症中藥診斷醫案詞典醫院藥粥砭石足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