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中醫常識中藥常識中藥煎服

中藥正確服法之根據藥物功效服藥法

根據藥物功效的不同,確立與之相應的服藥力法,稱之為據藥物功效服藥法。由於藥物功效眾多,難以一一盡陳,故僅就藥物主要功效舉其大要。

發汗藥

顧名思義,所謂發汗藥,是指具有發汗作用的藥物,通過汗出以達驅邪之目的。故服用此類藥物,多於食後溫服,憑藉肺輸精於皮毛之力,載藥趨表達邪,同時取藥液之溫(溫能發散)以助藥力。服用發汗劑後,要注意溫覆取汗。徐大椿於《醫學源流論》中即言:“如發散之劑,欲驅鳳寒出之於外,必熱服而暖覆其體,令藥氣行於榮衛”。“熱氣周偏,夾風寒而從汗解。若半溫而飲之,仍當鳳坐立,或僅寂然安臥,則藥留腸胃,不能得汗,風寒無暗消之理,而營氣僅為風藥所傷矣”。但亦不應汗出太過,當“遍身縶漐微似有汗者益佳,不可令如水流漓,病必不除”。《傷寒論》中所載,大汗後損傷心陽的桂枝甘草湯證、桂枝甘草龍骨牡蠣湯證,損傷腎陽的真武湯證足資證明,值得借鑑。《傷寒例》曾言:“凡發汗溫暖湯藥,其方雖言三日服,若病劇不解,當促其問,可半日中盡三服,若與病相阻,即便有新覺,病重者,一日一夜,當日卒觀之,如服一劑,病證猶在,故當復作本湯服之,至有不肯汗出,日當三劑乃解,若汗不出者,死病也”。由此可見,除據藥物功效以外,尚需綜合考慮其他方面之因素。

攻下藥

凡服用攻下之藥,當以取利為度,.不得競逞峻快、大量久服,若大量服用,常致邪未去而正已傷或邪雖去而正不支。瀉利之藥常有損傷脾胃之虞,故在服用時可酌加護胃之品,或以米汁稀粥服之。瀉利之藥當中病即止,如仲景大承氣湯的“得下,余勿服”,小承氣湯的“若更衣者,勿服之”。《千金要方》曾言:“凡服瀉藥,不過以利為度,慎勿過多,令人下利無度,大損人也”。在服攻下藥的次數及時間上,徐大椿曾強調說:“通利之藥,欲其化積滯而達之於下也,必空腹頓服”。其機理在於“使藥性鼓動,推其垢濁從大便解。若以飲食雜投,則新舊混雜,而藥氣與食氣相亂,則氣性不專,而食積愈頑矣”。

和解藥

和解藥具有和解少陽,調和肝脾與腸胃的功能。服用此類藥,首當辨證準確,具有表證或邪已入里者,不得服和解少陽藥物;對因肝氣鬱結所致肝脾不調,木旺克土者,當輔以心理療法,動之以情,曉之以理,如此方能增加疏肝解郁之功效。解藥中多為辛香之品,故不應常服久服。陰虛血燥者尤宜慎之,以防耗氣動血之弊。

涌吐藥

涌吐藥具有涌吐痰涎、宿食、毒物的作用,常用於治療痰厥、食滯、誤食毒物等一系列病證。服用涌吐藥多為頓服,少有頻頻服用者。如瓜蒂散,一物瓜蒂湯。由於涌吐劑所治病證病位多偏於上,故在服藥速度上不應過快,當徐徐服之,使藥停幹上部,防其下行。若《儒門事親》的三聖‘散即言:“徐徐服之,不必盡劑”。服藥後,當令病者避其風寒,以防吐後體虛外感;若藥後來吐者,可用他法探吐;對藥後驅吐難止者,當輔以相應止吐措施。吐後病人脾胃之氣較弱,故當食易消化之食物,即如仲景所言“糜粥自養”。又因涌吐劑作用猛烈,故凡年老體弱、產後血虛,嬰孺小兒,皆當慎用或忌用。非用不可之時,則當減量,中病即止,切勿一吐再吐,使正氣一傷再傷。

清熱藥

凡具清熱涼血、解毒瀉火功效,臨床上用於治療熱性疾病的藥物,皆可稱之為清熱藥。由於清熱藥多性寒味苦,常有損傷脾胃之弊端,故服用此類藥物當謹防脾胃之傷,可於飯後或以粥飲送服。《外台秘要》所引崔氏黃連解毒湯方後即言“再服進粥……不必飲酒”,《聖惠方》所載瀉肺大黃煎亦言“清粥調下一茶匙”。清熱藥藥液溫度當以涼為宜,服用丸散者勿用酒送服。體質虛弱或陽虛者雖患熱證,服用苦寒之品亦應減量。此外,清熱之劑不得久服,因寒涼之品多凝澀氣血,損傷陽氣,使血運不暢,淤阻為患,不可不知也。

溫里藥

溫里藥具有溫中祛寒,回陽救逆、溫經,散寒的作用。溫里藥的湯液,一般應熱服或溫服,或於藥後啜熱稀粥以助溫熱之力。如《傷寒論》的理中丸作湯法後云:“服湯後如食頃,飲熱粥一升許”。服用丸散者,常以溫酒或生薑湯等送服。而對陰盛格陽者,恐其拒而不受,則當熱藥冷服,亦屬寒因寒用之反佐法也。須知溫熱藥常可傷津耗液,故陰虛陽盛體質者,當慎用或少服。許壽仁嘗言:“陰虛之人津液枯涸,陽氣亢盛......,切忌使用溫燥藥”。

補益藥

補益藥具有補益氣血陰陽的功效,臨床上常用以治療虛弱性疾病。補益藥多在空腹時服用,以期滋潤臟腑,灌溉百脈,使補氣血、益陰陽之力得以充分發揮。如補中益氣湯的“食遠稍熱服”,四物湯、當歸補血湯的“空心食前”。服用補益藥還可根據所補益臟腑不一,在服藥時選用一些特殊用“水”,如治脾胃虛弱的參苓白朮散用棗湯送下;《審視瑤函》明日地黃湯以淡鹽湯送下,治療混晴障的地黃散則“煮豬肝汁或羊肝汁”調下。夫棗可健脾益胃,鹽味成可引藥入腎,用豬肝或羊肝煮汁調下,乃引“肝”補“肝”之意。由於選擇了這些特殊的服藥用“水”,勢將增強原方的補益作用。

安神藥

安神藥有重鎮安神和滋養心神之分,主要用於治療神志不安、不寐等疾患。重鎮安神者多質重礙胃,只宜暫用,不便久服,且常於食後服用,如硃砂安神丸。久服含硃砂類藥物恐有汞中毒之弊。若以治失眠為主者,應於臨臥前服用,如《沈氏尊生書》所載天王補心丹即言:“臨臥竹葉燈心湯下”。在服藥過程中,應保持精神舒暢,並輔以心理療法,始能奏效。

開竅藥

開竅藥具有通關開竅,啟閉醒神的功效,用於治療竅閉神昏的病證。服用開竅藥,當首辨閉脫,詳閉證之寒熱,閉證服之常效若桴鼓,脫證服之則禍不鏇踵。閉屬寒者當用辛溫,閉屬熱者,應服寒涼。辛涼開竅藥常以冷水送服,如《溫病條辨》之紫雪丹即言:“冷水調服一,二錢”,辛溫開竅藥當以溫湯服,若蘇合香丸之“溫酒化服”。但開竅藥多辛香走竄,只宜暫用,不能久,服。久服則傷元氣、損氣血,更因辛香走竄者有礙胎元,故凡妊娠有孕者當慎用少服,胎元不固,胎滑屢墜者,當忌用。體虛年老或小兒氣血未充者,亦當減量服用,或於服開竅藥時配以扶正之品。若安宮牛黃丸方後即言:“脈虛者,人參湯下;脈實者,銀花薄荷湯下”,“大人病重體實者,日再服,甚則日三服,小兒服半丸,不知再服半丸”。由於開竅藥多作急救之用,以解一時之急,故可服不拘時。

理氣藥

理氣藥具有疏暢氣機,調理臟腑功能的作用。服用理氣藥,當辨證準確,查明氣機紊亂之病因,知病之虛實,勿犯虛虛實實之大戒。且理氣之品性多辛香偏燥,久易耗氣傷陰,故應中病即止,不得久服。陰虛,血熱,津虧、血虛者,宜當慎服。《證治匯補·氣症·辛香暫用》說:“辛香·之劑,但治初起,鬱結之氣,藉此暫行開發,稍久氣鬱成熱,便以辛涼以折之,最忌香燥助火”。緣於理氣藥多原則。而《十藥神書》的甲字十灰散治嘔血、吐血、咯血,則在“食後服下”,《丹溪心法》治療咳血的咳血丸更言噙化。凡此種種災難一一而足。但須知:活血化淤者常能迫血妄行,止血者常有留淤之弊,故不可多服久服,服藥量亦不可過大。如方名“七厘”“八厘”者即寓此意。

消導藥

消導藥具有消食導滯、消痞化積之功能。服用消導藥,不宜與食同進,當與之間隔一段時間,待脾胃將新納之物消磨殆盡後再服用,欲其專化未開之食積。如《丹溪心法》所載保和丸即言“食遠白湯下”,《蘭室秘藏》之失笑丸亦言“食遠服”。但對作用較峻或苦寒者,則應食後服之。如《儒門事親》之木香檳榔丸,即“食後生薑湯送下”,以其方中有行氣破氣之檳榔、青皮、苦寒之黃連,瀉下之大黃、牽牛之故。又消導藥雖較瀉下藥緩和,但終歸肖削克之品,故凡脾胃虛弱或積滯日久而損傷正氣者,不宜大量或常服,或與健脾益胃之品同服,以期消積而不傷正。在服消導劑同時,可用具健脾胃之粥飲送下,如健脾丸以陳米飲送下即為其例。

祛濕藥

祛濕藥有芳香化濕、清利水濕、利水滲濕,溫化水濕、祛風勝濕幾大類別,這類藥主要功效在於治療“水濕”,其性多燥,易耗津損液,故應中病即止,勿令過劑傷正。對陰虛而兼水濕內停者,應注意與滋陰藥合服。再者,應據病在何髒何腑確立服藥方式,給藥時間。對水濕內停的水腫病人,不宜以鹽湯送服,藥後應忌食生冷之品。如三妙丸治濕熱下流,用於治療氣機不暢之證,故服丸散時可用溫酒熱湯服下,湯劑者當溫服或熱服,以增行氣解郁之力。如金鈴子散方後言:“酒調下”,天台烏散“溫酒送下”、四麻湯之溫服,皆取氣得溫則行之義也。

理血藥

理血藥主要分為活血祛淤和止血兩大類別,故應據其作用採取不同的服法。活血化淤者,當溫服或以溫酒送下,取血得熱則行之義。如抵擋湯之溫服,七厘散“沖燒酒服之”,八厘散“黃酒溫服”,古沒竭散滾水調服;而服止血藥,則少用酒服用,深恐酒有動血之弊。至於食前食後服藥,亦應與病位遠近相結合。若治腸風髒毒之槐花散,以“清米飲調下二錢,空心食前服”,《證治準繩》的代抵擋丸更明確提出“中焦食遠,下焦空心”的服藥理同上。

解毒藥

此所言解毒藥,是指能夠解除食物或藥物中毒的藥物,不包括我們所常言的“清熱解毒”,用以治療外感溫熱毒邪的解毒之品。由於食物或藥物中毒常發病急驟,在較短的時間內即可危及生命,所以一旦發覺當立即服藥,次數不限,其量欲大,惟此方可迅速解其毒勢,挽患者生機。藥後吐或利者,不必止嘔、止利,此為毒物皆嘔利而去之徵兆。但是,一般毒物之性熱,故藥液宜涼,恐助其熱。如《金匱要略·禽獸魚蟲禁忌》所言:“凡服藥、飲汁以解毒者,雖雲救急,不可熱飲,諸毒病得熱更甚,宜涼飲之”。

上一篇:中藥正確服法之根據藥性服藥法

下一篇:

圖文

相關

分類導航

保健養生信息豐胸減肥名醫藥材書籍新聞文化偏方拔罐膏藥刮痧火療氣功推拿藥茶藥酒藥浴針灸美容老年育兒男性女性疾病雜症中藥診斷醫案詞典醫院藥粥砭石足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