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中醫特色中醫針灸針灸臨床

舍岩針法療皮痹氣奔痛1例

龔某,女,56歲。2019年6月1日初診。1997年秋季在戶外勞動時,無明顯原因突發左側膝部疼痛,不能站立,在膝關節上方梁丘穴與血海穴之間可看見一條索狀腫物,如氣腫,質軟。患者疑與當年夏季戶外勞動時吹電風扇受風有關。當時在診所注射鎮痛藥、消炎藥等治療,疼痛緩解,氣腫慢慢移動到腹股溝一帶,後慢慢消失。此後無明顯誘因出現突發性遊走性皮下脹痛,局部不紅不腫,脹痛部位有出氣泡似的跳感,疼痛持續十數秒至2~3分鐘不等,一處痛止,另一處開始疼痛,每次發作移動2~4個部位,1日發作數次,發作時間無規律,可自行緩解。部位多在上肢、下肢、肩膀、頭、胸、腰等部位。患者曾經在某醫院按照遊走性類風濕治療,症狀無改善。刻下見口苦、易汗出、脈沉弦緩、舌尖紅等。

治療以舍岩針法之肝經正格(陰谷曲泉經渠中封)和百會、三陰交合谷等。

6月4日二診:疼痛未見改善,繼續以肝經正格治療。

6月8日三診:以肝經正格治療2次,未見改善,改以肺經正格(太白太淵補,少府魚際瀉)和膝眼、犢鼻、百會、三陰交等。

6月18日四診:疼痛減輕,發作頻率減少。治法上同。

6月22日五診:症狀明顯改善,1~2天未發作。治法上同。

6月25日六診:五診治療後疼痛未發作,直至6月24日因遇空調冷風發作1次。治法上同。

6月29日七診:疼痛減輕至痛止,但仍有微脹感覺,持續時間縮短,吹空調冷風亦未發作。繼續以肺經正格治療,配合中藥。方藥如下:桂枝10g,白芍10g,炮姜6g,黃芩10g,生黃芪15g,防風6g,荊芥6g,炙甘草6g,赤芍10g,丹參10g,茜草10g,熟地30g,白朮10g,羌活3g,獨活3g,生杜仲15g,仙鶴草15g。7服。

7月6日八診:患者反饋疼痛及脹感未再發作。

此病例屬中醫痹症範疇。《素問·痹論》云:“風寒濕三氣雜至,合而為痹也。其風氣勝者為行痹......以秋遇此者為皮痹。”因患者出現遊走性發作性疼痛,筆者初以治療行痹之法治之,行痹屬於風,風屬於肝,故用肝經正格。患者第1次發病在秋季,《諸病源候論·風痹》云:“秋遇痹者為皮痹,則皮膚無所知。皮痹不已,又遇邪者,則移入於肺,其狀,氣奔痛。”“皮膚無所知”指的是疼痛部位在皮下某一個部位,但不明確,“氣奔痛”指的是人之氣奔跑樣移動的疼痛,一個部位疼痛,疼痛停止後奔跑至別處再發。按照舍岩針法的說法:“皮痹,肺弱。太白、太淵補,少府、魚際瀉。”肺經正格之法治療,效果明顯。皮痹是一般認為是現代醫學的硬皮病,但此案不屬於硬皮病。

舍岩針法是韓國朝鮮時代舍岩道人創建的獨特針法,近年在韓國針灸界廣泛流行。正格是舍岩針法之配穴格式之一,主要是以五行學說為臨床指導,依據“虛則補其母,實則瀉其子。”和“亢則害,承乃制,制則生化。”理論,進行取穴和選擇補瀉法,並注意綜合運用自經補瀉法和他經補瀉法。比如,肺經正格是太淵、太白補,少府、魚際瀉。其意義是因肺或肺經金虛,虛則補其母,補土生金,脾土之太白、肺土之太淵補;又制則生化,抑火安金,心火之少府、肺火之魚際瀉;補土生金,抑火安金,金得安生之意。肺經正格治療常用於皮膚脫屑、虛汗過多、龜背、張弓弩弦、右側疝氣、右側脅痛、右膝酸痛、鼻塞等病症。

上一篇:“嶺南陳氏針法”治療原發性痛經

下一篇:

圖文

相關

分類導航

保健養生信息豐胸減肥名醫藥材書籍新聞文化偏方拔罐膏藥刮痧火療氣功推拿藥茶藥酒藥浴針灸美容老年育兒男性女性疾病雜症中藥診斷醫案詞典醫院藥粥砭石足療